首页\讲道文集\温德·尼尔森

美国和新世界秩序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基督徒权利运动)

当我读大学时,我用储蓄的钱买了一部1961年的甲虫车。当时我住在田纳西的Chattanooga,我在报纸上看到这个卖车的广告,就请我的同学开车带我去看。我们是晚上去的。但是从那以後我就学到了一个教训,不要在晚上买车,因为太黑,根本看不出车子的好坏。但那时我还没有学到这个教训,就用我辛辛苦苦挣来的300块钱买了这部车子。但是第二天我就看清楚那部车的样子,车身的漆已经脱落,车轮过大,塑料车座,收音机也是坏的。虽然车子有很多问题,我还是很喜欢。有些人开过甲虫车就知道,那部车子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没有油箱指示针,所以没有办法知道油箱里还有多少油。但是设计这种车子的工程师在车子里面放了一个後备油箱。只要用脚拨一下,你就可以开始用後备箱里的油。每当主油箱里的油用完了,你就要尽快的用脚拨一开关,後备油箱的油可以让车子继续行驶20英里,但是如果还不加油,最终所有的油都會用完的。我相信这部车子的设计师真的没有考虑到大学生的需要。因为我开车的时候,老是用後备油箱里的油。我从来都没有足够的钱把主油箱装满,所以我老是用备油箱里的油。“无论如何,我还可以再多开几英里。”我想大家都猜到了,这样我的车子的油经常备用尽,而我就被困在路上。没有办法,我只有请朋友来接我,但是时间长了,我的朋友都不理我了。

但是我的1961年的甲虫车,常常使我想到我们现在处的时代。我们所处的时代,也好像我的车子一样,在使用後备油箱。主油箱已经空了,根據我们所学的,我们已经知道,索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今晚我们要讲,美国和新世界秩序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圣经里的预言已经很清楚的告诉我们,这个时代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的。同时在预言中,我们也能发现美国将會有的可悲结局。现在让我们来看启13章预言的第二部分。打开圣经到启13章,我们要来看圣经怎祥形容第二个兽。

启13:11-15“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 有两角如同羊羔, 说话好像龙.他在头一个兽面前, 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 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又行大奇事, 甚至在人面前, 叫火从天降在地上.他因赐给他们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 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 说, 要给那受刀伤还活著的兽作个像.又有权柄赐给他叫兽像有生气. 并且能说话, 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

发生了什麼事情?启示录的预言讲到了将會发生的,神秘可悲的事情。谁是这第二个兽?预言说这个势力最後會全世界掌权。这个势力也會与第一个兽联合,这个势力最终要成为世界的警察,要所有的人都拜那头一个兽,谁是这第二个兽?它代表什麼势力?世界上只有一个势力符合预言的描述,你可以自己读读圣经的预言。

11节,“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

从地中上来在希腊文中的意思是从地中长起来。这里所有的字,和马太福音(太13)中耶稣撒种的比喻中,种子在荆棘中生长是同一个字。所以约翰这里所描述的,是一个从无人之地慢慢生长的出来的势力。注意这第二个兽是从哪里上来的。你记得上次我们说第一个兽是从哪里上来的吗?圣经说,“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让圣经来解释圣经,这里的海代表什麼?

启17:15给了我们答案“天使又对我说, 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 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

预言中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也就是说,第一个兽要从历史中的国家和人群中出来。

实际上,在黑暗的中世纪中唯一的全球性的政治宗教势力,就是从历史中有很多人的地方出来的。在上次的演讲中,我们说第一个兽是罗马天主教。但是第二个兽却非常不同,因为这个迅速长大的兽,不是从多人的地方起来,却是从地里上来。远离众水,意思就是和历史中的国家人群分开的,也就是说,这第二个兽是从一个无人的地方起来,远离其他的国家和人群。这个势力到底是谁呢?我们还要看11节,圣经说,“我又看见.....”为什麼要用一个“又”字呢?因为事情有前後的次序。记得我们讲过,第一个兽在基督教历史中掌权一段时间之後,又受了死伤,因为受了死伤,那个全球性的宗教政治势力几乎被毁灭。在启13章的後半部分,也讲到了了那个死伤,圣经形容那个兽是“那受刀伤还活著的兽”在约翰的时代,刀剑是军用武器。预言在历史中准确的应验了,因为这个全球性的宗教政治势力真的受了死伤,1798年,拿破仑的大将把教皇俘虏,结束了天主教的势力,天主教所受的死伤真的来自军队的刀剑。

10节讲到头一个兽所受的死伤,“掳掠人的必被掳掠. 用刀杀人的, 必被刀杀.”为了说明事情发生的前後次序,约翰说“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这第二个兽是谁呢?在1790年後,在世界上有哪一个势力开始壮大并且快速的成长呢?有哪个势力在成长的过程中,是远离众水,也就是远离中世纪多人的地方呢?有哪一个势力在成长之後影响著世界,并且合乎圣经的描述呢?考虑到历史的背景,以及这个势力出现的时间,我们发现只有一个势力,符合圣经预言的描述: 出现在1700年代底,远离欧洲,最後迅速的成长为世界性的势力。只有一个势力是符合,那就是美利坚合众国。在这里我必须强调的是,很多今晚在看转播的,不是美国公民的人可能會这样想,“你所讲的,是美帝国主义”,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我们将要学到地,是一个很悲惨的描述,任何美国人都不會因此感到骄傲的。但是我自己国家的人,我想跟大家读一读,一个在1893年移民到美国来的俄国人Irving Berlin所做的诗歌,“上帝祝福美国,我深爱的土地,站在她身边,从天上发出光来带领她。从山地到平原,到波涛的大海,上帝祝福美国,我甜蜜的家。”当我们唱这个祈祷的诗歌时,每一个美国人都會感到骄傲的。因为上帝真的如此祝福的美国,是任何其他国家都不能相比的。如果你是其他国家的公民,你一定會说,我所讲的,像很典型的美国人。当然我是美国人。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来听听外国人怎样说到美国。

前几年,我有机會被邀请参加一个经济會议,参加會议的人超过一万五千人,当时的讲者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女人之一,她就是英国的首相,撒切尔夫人。当她讲话的时候,我记下了她的话语,她说,美国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势力,你们真的有一个很特别的命运。当然,从圣经来看,美国真的有一个很特别的命运。Charles Krauthammer曾经这样写到,最近所发生的事情使美国成为世界的最高势力,在不久的将来,没有任何其他势力是可以和美国并立的。日本,德国,俄国都不行。所以当阿拉法特看到美国在世界政治界突然所有的主要角色,和古时罗马帝国相比较,称华盛顿为“新罗马”。已经过世尼克松,他的编辑给他的第九本书取名为: 抓住机會,美国作为超级世界大国的挑战。不管你是不是美国人,现在美国是一个世界超级大国,这是一个不可变的事实。不但在经济和政治方面,但我也不得不承认,美国也成了道德(或是不道德)和社會(或是反社會)的世界领导当我最近去澳大利亚的时候,有人告诉我,美国文化对澳大利亚年轻人的影响力是不可忽视的。年轻一代的文化,已经出口到世界各地,使各地的年轻人都对美国的娱乐和社會感兴趣。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年轻人的穿著和美国年轻人是一样的,宽大的破牛仔裤,头戴球队运动帽。在澳大利亚,最出名的运队员也是在美国最出名的,他就是篮球明星米高佐敦。澳大利亚的年轻人已经看惯了美国好莱邬的电影,在悉尼,当他们开快车被警察抓到时,他们都會大声说,“我要用第五条申诉”,但是在澳大利亚的法律中,是没有第五条申诉这一项的,但这是美国宪法的一部分,在很多美国电影中,罪犯被抓住的时候都會这样喊叫,年轻人看了电影,也学會了这样说。澳大利亚的教师们也对美国的影响感到头疼,因为年轻人看了美国电影,听惯了美国歌曲,以至於他们英文的发音也变成美国音了。这是美国人值得骄傲的吗?我想不是,大多数的美国人,都會感到过意不去,因为好莱邬已经将美国的道德败坏带到了世界其他的国家。但是无论如何,美国现在成为世界上的政治,经济,社會超级大国,并不是偶然的。没有任何人能和美国竞争,但是接下来又如何呢?在看看圣经的预言就知道了。

对美国来说,如果预言在11节就结束了,那该多好呢?但是可悲的是,预言最後的结果却是非常的严肃和悲哀。因为这个国家最後的结果是悲惨的。上帝预定了美国的出现。我深深的相信,按照预言,上帝在两百年前使这个国家逐渐形成。因为这是一个新的国家,宣扬“个人的自由和平等。”最一开始,是一小部份人逃到这里寻找自由。他们想要什麼?他们要寻找什麼?一位作者讲得很好,他们来寻找一个“没有国王,没有教會,没有教皇的国家”。而美国建立起来,就是要宣扬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我们说,这是上帝给我们的特权。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没有像美国这样寻求人的自由,所以有人觉得,像羔羊的兽的两个角,就是代表这两种自由,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纽约港的自由女神像上,刻著Emma Lazarus的话,她所讲的,反应了很多人流亡来到美国人的心声。给我你的手,你渴望得到自由,虽然你曾经被拒绝,让无家可归的到我这里来,我在金门外高举火炬,这就是自由之地,勇敢者之家。但是结果却是可悲的,在她达到世界的高位时,我们要看看她最後的结果,

11-12"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 有两角如同羊羔, 说话好像龙.他在头一个兽面前, 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 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

注意,1929年罗马天主教的死伤被医好之後,美国會得到世界性的势力,我们看历史就知道,预言的应验是非常准确的。但是你说,这样的事不可能在美国发生。12节很清楚的说,第二个兽要强迫人敬拜跟从第一个兽,不单是他自己国家的公民,还要命令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这样做。但是你说,美国的宪法是保护人的自由的,圣经所讲的怎麼會发生呢?这个国家一定不會像圣经所预言的那样。从表面上看来好像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也读过美国的人权法案,其实我也把它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美国人权法案是美国宪法的头十个修正案,英国首相Gladstone曾经说,“这是有史以来,人类思想最好的产物。”在撒切尔夫人的演讲中,她也说,这是“最完美的宪法。”让我跟大家读一下美国宪法的第一修正案,“国會所定的律法,不能阻止任何宗教团体的建立和自由,也不能剥夺个人和报章的言论自由,也不能剥夺和平集會的自由,也不能剥夺向政府申诉的自由。”在整个人权法案中,只有两次提到宗教,除了第一条修正案之外,第六条说个人的宗教不能作为一个人能否担任政府职位的决定因素。我的朋友Goldstein在他所名为救救美国这本书这样说:宪法中之所以讲到宗教,就是为了防止政府制定任何建立,歧视,或是禁止任何宗教的律法,如果政府不能制定任何有关宗教的律法,也就不能以宗教的理由来逼迫或是歧视任何人,这就是美国的宗教自由。美国早期总统杰甫逊称之为教會和政治,以及政府和宗教的分离。难道这个热爱自由的国家,有一天會放弃这个第一条修正案吗?美国政府會强迫人民相信某个宗教,甚至最後會强迫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这样座吗?真的不太可能。但是已经有一些美国人开始想要修改人权法案了。他们是谁呢?天主教新闻工作者Lernoux在她名为上帝的子民这本书中说,在美国,保守的基督徒都是那些相信圣经是万万不能错的,并且相信重生和创造论。不管他们属於什麼教派,他们都有一些共同点,比如他们不喜欢强权,害怕世俗主义。他们也强调自己所信的才是真理,他们常常是支持政治右倾的。在美国,他们被称做新右派,以便使他们和传统的保守派有所分别。新右派中包括那些传统的天主教徒,教皇的出生地波兰就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和那些支持李根的福音派有很相似之处。我们如果有看报纸听新闻,就知道现在有很多宗教和政治的联合,使基督徒,天主教徒,和美国犹太人联合起来要在美国兴起属灵上的改革。

我们大家都承认,美国真的很需要一个道德改革。实际上在美国宗教联合最初开时的原因是为了反对堕胎。很多人反对用堕胎的方来做计划生育。这就是为什麼很多宗教界的领导人都联手呼吁要禁止堕胎。当然,我自己也反对用堕胎的方来做计划生育。但在这历史的时刻,这些本来有很多分歧的教派能够联合起来,共同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这是我们值得注意的。如果在政治方面,他们能联合,那麼他们也可以找到在道德方面联合的藉口。他们真的想这样做吗?Clarkson是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新闻作者,他是这样写的,Pat Robertson是基督教广播网的律师、牧师、讲员和主管,十一月当我参加他主持的领袖會议时,我以为他们所谈论都是我预料中的,但是我所看见的,却很令我感到惊奇,因为我所看到的,是Robertson在1988竞选总统之後,一个迅速壮大的政治宗教组织。这个基督教联合组织的成员都有谁呢?他继续说,基督教联合声称他们这个组织中包括福音派和反对堕胎的天主教徒,他们共同的目的是要扭转美国的道德败坏,坚定我们敬拜上帝的传统。前任白宫政策首长Gary Bauer也说,“我们这个會议就是要谈论选举,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社會,政治和文化的内战中。”这里讲到两个势力联合起来要发起战争。启13:7说到第一个势力“又任凭他与圣徒争战, 并且得胜. 也把权柄赐给他, 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启13:12说到第二的势力,“他在头一个兽面前, 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 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我们这里所讲的,不单单是那些在保守的基督徒。他们自己已经承认,他们是一个宗教政治的联合体,准备要发起战争。重视家庭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基督教组织,我和他的创始人James Dobson有过通信来往。最开始可能有人把我所写的一本书给他看,在那本书中我讲到启13章的预言在末後的迅速应验,他看了我的书,也给另一个朋友看,由此我们开始有联系。我很敬重他,因为在他的广播节目中,他很注重家庭,孩童,和人的道德观念。他有一次在注重家庭的通讯中这样说,“我在这份通讯中所报导的,可以使我们相信,大多数的美国人还是注重基督教的价值观的,但是这个内战还没有结束,因为我们还不知道结果。”实际上,在很多美国人的心中,都有这个很实际的道德战争。在社會的中心,就是这个道德和文化的战斗。每个人都同意,这些政治宗教活动家追求的是好的,因为他们希望有一天堕胎不再继续,美国人的道德不再堕落,淫秽的书刊和各样不道德的事情可以不再影响我们的家庭学校和个人的生活。这些人所追求的道德目的是对的,因为他们希望人人都遵守上帝的十条诫命。这些人所追求的道德目的是对的,但是他们用的政治发法是错的。启13章讲到这个兽如何为了达到道德和属灵的目的,放弃了他的本来所给人的自由,最後的结果是可怕的。

读11-17“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 有两角如同羊羔, 说话好像龙.他在头一个兽面前, 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 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又行大奇事, 甚至在人面前, 叫火从天降在地上.他因赐给他们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 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 说, 要给那受刀伤还活著的兽作个像.又有权柄赐给他叫兽像有生气. 并且能说话, 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他又叫众人, 无论大小贫福, 自主的, 为奴的, 都在右手上, 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 有了兽名, 或有兽名数目的, 都不得作买卖.”

现在有一个越来越强的运动,要求政府作一个宪法修正案,让学生有在学校祈祷的自由,但是我感到担心。因为美国从来没有任何律法授权学生要在学校祷告。因为学生在考试前,一向都是很诚恳的祷告的,因为他们都想得好成绩。但是如果基督教联合组织一旦成功的促使祈祷的律法通过之後,接下来他们就會要求通过强制人再哪一天祷告的律法了。我们都相信圣经讲得非常清楚,第七日的安息日是唯一的应该敬拜创造主的日子,但是大多数的基督徒却不是这样做的。可想而知,如果基督教联合组织想要在美国宪法中加入任何有关敬拜上的条文,都會给我们带来麻烦。因为他们已经再讲应该怎养祷告,接下来的就是在何时祷告了。预言也很清楚,这个有关敬拜的条例,不单要在美国,同时也要在世界各地执行。各位,我们都很能容易的看出,我们已经能发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已经有了这些宗教和政治的联合。再欧洲你能看到新法西斯主义和新保守派的出现。在中东,你能看到在伊斯兰教中的激进正统主义。在印度,你也可以看到宗教和政治的联合。看看日本,韩国。看看非洲。我们正处在世界历史的最後时刻,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全球性的宗教政治联合,这就为预言的应验做好了准备,因为预言中说,美国就是世界上道德领袖。整个世界都已经准备好,要使启1章的预言迅速应验。启13章所讲到真实预言很快就會应验,两个超级势力要联合起来,一个是宗教的势力要用政治来达到他的目的,一个宗教势力要用宗教来达到他的目的,两个势力合起来就为了支配整个世界。

11-12“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 有两角如同羊羔, 说话好像龙.他在头一个兽面前, 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 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

最後就有了一个新世界秩序。罗马和美国要联合。最後我们要顺从谁呢?我最後要给大家读使徒彼得的话语,当时他被抓,但是却不愿意服从当时的政治宗教联盟,在徒5他所讲的,就是我们应该要学的,

徒5:17-19,25-29因为我们跟从基督的,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

末期将要很快来到,在那时,任何政府,联盟,国家,教會,权势,个人都没有权利来命令你如何敬拜上帝。因为你和上帝的关系是最重要的,比与其他人和国家的关系都重要。“顺从 神, 不顺从人, 是应当的.”

很久以前在大海上有一条很大的船。在一次出海航行的时候,除了那些经验丰富的船员之外,多了一个新的水手。有一天,风刮得很厉害,船长对这个新的水手说,你爬到桅杆上看看附近有没有陆地。他服从了命令,拿了一个小望远镜,就爬了上了那个摇晃的桅杆。但是他爬到上面四面一看,都没有陆地,就报告说没有陆地,接著就要下来。但是在爬下来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来,他没有抓稳,就从上面掉了下来。其他的水手都睁大眼看著,但是那个年轻的水手抓住了一条绳子,大家都齐声喝采。但是他们还没有喝采完,就发现他刚刚抓住的绳子是松的。结果他还是跌在甲板上死了。

朋友们,我们已经看了启示录的预言。我们已经多次讲到,我们就处在人类历史中最关键的时刻。已经有充足的证據显示,我们这个世界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

现在就是我们最应该紧紧抓住上帝圣手的时候。上帝知道我们人所抓住的绳子,就是经济保证,个人的雄心,以及政治的希望。但是就好像那个年轻的水手,我们所抓住的绳子也是松的,在风暴中对我们一点用的没有。但是耶稣站在我们中间,他伸出手来说,拉著我的手,相信我的话,让我把希望和平安给你。我很喜欢启3:20的话语,我要以此来结束,罗马和美国的联盟是會有的,但是只有耶稣的手能救我们,祂是我们唯一的希望。“看哪, 我站在门外叩门. 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现在就是时候了,你愿意邀请他进来吗?

我们祷告:亲爱的上帝,我们所住的世界,很快就要结束,耶稣很快要再来。尽管在我们周围,国家已经有了联盟,但是我们感谢你,因为你是我们可以依靠的,你最後不會让我们失望。在这安静的时刻,请求你开每一个人的心门,愿意邀请耶稣进来,因为只有祂能为我们的生活,婚姻,职业,我们的现实和将来带来希望,我们最需要的就是耶稣,请求你进入我们心中,奉耶稣的名求,阿门。

 

 首页 | 培灵文摘 | 生命灵粮 | 圣经诠释 | 馀民书苑 | 讲道文集 | 喻道故事 | 蒙恩见证 | | 圣乐赞美 | 福音论坛 | E-mail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

沈阳市 · 北市教会

E-mail:Lnsda@tom.com
 

2003.3.10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