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讲道文集\温德·尼尔森

当历史玩弄我们时

我要警告你﹕今天晚上你所听的故事不是记载在圣经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回家仔细思想﹗让我给你读一首诗吧﹖我想你从来没有听过这首诗。对於那些诗词的内行人可能觉得它不是很优秀﹐但是它却带出一个最典型和谨慎的重点﹐我希望你能尽快的发现这个重点﹐这首诗名字叫﹐“小牛的路途”作者是Sam Walter Foss (连他的名字也一点都不像沙士比亚﹗)

有一天﹐路过一个古老的树林﹐小牛正走路回家﹐就跟所有听话的小牛一样,可是它走的却不是直路,就好像所有牛一样,走的路是弯的。从那时起,两百年已过,我想那小牛早已经死了,但它所走的小径还在那里,这就是我要讲的道德故事。第二天又有一条狗走上这条小径,然後有一支老羊,顺著小牛走过的路走,後面跟著一群羊,就好像所有的领头羊一样。从那天起,在山坡上,在林中出现了一条路,很多人在上面走,但是路很不直,很多人都发怨言,但是他们不知道,最初是那头小牛,在这树林中经过,它边走边摇晃,林中的小径成了一条路,曲里拐弯的,弯曲的小径成了一条大路。驮著重物的马,在炎热的阳光下劳苦,三个小时一英里的速度。那条小牛之後一百五十年,他们还是踩著小牛的足印,每天成千上万的人,走过小牛开出的路径,如此多的人都经过了这小径。三百年过去了,成千上的人还是顺著这弯曲的路径走,一天就好像失去一百年,这样的崇敬是从未有过的。也给我们一个教训,是我要给大家讲的,因为人很容易在心灵的“牛径”上盲目的走,天天跟著其他的人。他们顺著弯曲的小路走小径弯曲不直,如此误入歧途,但还是跟著别人。那个看见小牛的智慧树神在笑他们,这个道德故事有很多教训,是我也还没有学到的,III.他不一个有智慧的诗人吗?因为这就是我们今天晚上要讲的故事,最一开始只不过是像那支小牛一样,有人偏离了上帝的真道,但是几百年之後,整个世界都跟著走在了这偏离的路上。这是一个和圣经光明的道路有鲜明对比的路一个偷偷进入耶稣建造之教會中的小路。

到底我们说的是什麼?这件事是怎样发生的?今晚要讲这个故事,当历史已经不再是人的历史。这故事证明耶稣在

可7:5-7所说的是真的“法利赛人和文士问他说, 你的门徒为甚麼不照古人的遗传, 用俗手吃饭呢.耶稣说, 以赛亚指著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说的豫言, 是不错的, 如经上说, [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 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 当作道理教导人, 所以拜我也是枉然.]”

等等,耶稣发出一个警告,要注意你所敬拜,传统和人的吩咐會欺骗我们,以至於永生上帝的命令被取代了。耶稣在第八节说,如果我们不注意,你可能會让传统来代替上帝的诫命。只要有一点偏离,很快一个个都會跟著,直到一条大路取代了上帝诫命的真理。当历史欺骗我们的时候,耶稣讲的话是真的吗?

但是在我和大家讲故事之前,我必须和大家讲这故事怎样被发现的。历史事件的大纲我们随时都可以找到。但是1975年一个年轻的基督教徒进了在罗马的乔治亚大学,一时轰动,因为这是该校成立四百年以来第一位基督教的学生。他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了我们要讲的这个故事。当他研究完成之後,他得到了最高成绩的学位,由罗马教會的大主教给他颁发毕业证书,也受到已经过世的教皇保罗六世的夸奖。Samuele Bacchiochi现在就是安德列大学的神学和历史教授。Sam是我的朋友也是这个教堂的教友。我最近又在读了他300页博士论文,我将要给你讲的故事就是有关历史的欺骗。IV.任何人在学习早期教會史就會发现三个有爆炸力的内容,这三个方面聚在一起就导致了今晚的悲惨故事,到底是那三方面呢?犹太人,罗马帝国,和新成立的基督教會。

V.让我们先来看犹太人。这个伟大民族的历史中充满了快乐和痛苦。上帝让以色列国在地中海边上一块富饶的土地上成长,为的是让他们成为上帝将他自己荣耀的真理宣扬出去的总部。但是总的来说,以色列人没有完成他们的使命。他们不断的摇摆,不是被其他国家的假神所吸引,就是成为死的宗教拘泥主义,只有少数的时候他们是真正敬畏上帝的。上帝差遣一个又一个先之去呼召他们悔改回正路。但是大多数人都拒绝这些呼召,最後上帝差遣应许的弥赛亚,祂自己的儿子,但他们也拒绝了他好像拒绝先知一样。当上帝在痛苦中任凭他们离开他的带领时,整个民族都垮了台,他们肥沃的土地成了敌人的。第一世纪的时候,犹太人受罗马人的管辖。罗马人总的来说很尊重犹太人特有的全国敬拜的体系。实际上,罗马人给犹太人很多自由,使他们的宗教合法的在各地流行。但当时也有一个很不好的现象,那就是犹太人有很强的民族意识。他们不能忍受罗马人的管辖。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今天如果有任何外国力量占领了我们的城市或乡村,我们也是不能忍受的。如果有外国军人在我们周围巡逻,我们會怎麼想?可能有些人亲身有体验,所以我们不应该太怪罪犹太人,我们处在他们的地位,我们也會觉得自己受到了侵犯。所以大家能理解犹太人对罗马的憎恨。就是这种民族仇恨引起了很多反叛发生。在基督的时代,政治环境还很平静。但在公元60年,有一个很暴力的反叛开始了。罗马当然不會妥协,於是差遣提多大将前往攻打圣城耶路撒冷。城内的人在外人的暴行之下守城,到了70年提多终於攻入了耶路撒领,也毁了满了金子和宝石的圣殿。整个城市夷为平地,在今年六月一日我也去过耶路撒冷,考古学家最近发现了一个房子被烧後留下来的一条梁木,以及一个妇人的手臂的骨头。这只是长达七十年的犹太人犯叛和罗马人镇压的开时。历史学家估计从公元65年到135年,耶路撒冷两次被毁,残酷被杀的犹太人,多过所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韩战,和越南战争中死去美国军人的总和。在这段时期中,至少两百万犹太人被杀。後来有一个年轻的游机队员名叫Barkokeba,很多人都希望他能最终带领他们推翻罗马人的统治,这次罗马人开时了全面屠杀的镇压。Cassius写到耶路撒冷公元135年被毁後,“整个犹大一片荒凉。”所有的人都被杀了。但是罗马不单用武力毁灭犹太人。在Barkokeka反叛之後的Hadrian皇帝定了新的限制犹太人的制度。第一,禁止犹太人进入在耶路撒冷废墟上新建的罗马城。第二,犹太人的宗教不再合法。第三,不准人再遵守第七日的安息日。

VI.,各位,犹太人和罗马人就是在早期历史中的两个方面,现在我们再来看历史中的第三方面,那就是基督教會。基督教是从犹太教来的。使徒行传讲到很多犹太人都先後的加入了早期教會,因为他们相信耶稣就是弥赛亚上帝,也就是上帝道成肉身住在他们中间。不但是耶路撒冷的人有上万的人加入教會,也有另外一班人加入教會,我们读

徒6:7“ 神的道兴旺起来. 在耶路撒冷门徒数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许多祭司信从了这道.”

显然这初期的教會中因为犹太人和祭司的加入而逐渐壮大。这些新接受基督教的犹太人立刻又去作他们朋友家人的工作,传讲有关基督的福音。这就是为什麼当时教會人数成千的增长。我必须重复,基督教是耶稣门徒开时的,犹太人的运动。但是在罗马人看来,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基督徒,他们都是宗教狂热份子。因为基督徒和犹太人在同一天聚會。除非他们被犹太人赶走,他们和犹太人在同一公會聚會。对罗马人来说,他们是同一夥的,这也是徒18章迦流皇帝所讲的,徒18:1-2讲到两个成为基督徒的犹太人和其他们一起被驱逐,罗马人看他们是一样的。但是他们自己却不那麼想,虽然罗马人对他们都很严厉,但是犹太人和基督徒都有各自的身分。犹太人相信基督教就是要除灭犹太教。新的基督徒也相信,没有耶稣的犹太教也只过是一个破产的系统,所以使徒行传记载,基督徒在各处都受到犹太人反对党的强烈和有时暴力的抵制。不单是犹太人反对基督教,罗马人也给基督教很大压力。一开时罗马人没有理會基督教。但是当尼罗皇帝继位後,他的皇后在公元62年成为犹太教徒,尼罗自己也是和犹太人友好的,所以他就特别迫害基督教运动。当罗马被火烧之後,尼罗把基督教当成他的替罪羊。基督教受到无情的逼迫。他们被绑在火型柱上,在晚上照亮了罗马的大街,他们被烧的身体就证明了罗马的仇恨。我也曾经站在罗马的斗兽场里,想到当时那先拒绝敬拜皇帝的基督徒,如果在众人的喝采下活活被撕碎。基督徒的血成了一条河,流再第一世纪的历史中(同样在今天世界上,基督徒还在流血。)所以我们都能理解基督徒所有的恐慌,因为他们发现犹太人也被无情的杀害,他们的宗教成为不合法的(记得我们刚才讲到,Hadrian皇帝如何宣布犹太教不合法吗?)罗马人都以为基督教和犹太教是相同的,所以当时的压力是在基督教會上。“你们不和他们同守一个安息日吗?”“你们在同一天崇拜,你们就是一样的。”压力越来越大。当你在圣经所讲的安息日走路去聚會,这一日就是上帝从创世的时候就选择要我们庆祝的。你不也感到有一点压力吗?毕竟其他人都在哪一天上教堂呢?我们都知道犹太教是不合法的,他们反叛皇帝,那你也是和他们一夥的。各位,当时的教會感受到压力,你应该尽量的和不合法的犹太人分开。到第二世纪的时候(圣经的最後一卷书启示录是在第一世纪末写成的),基督徒就开始和皇帝合好,想要尽量的和犹太人疏远。我们是帝国的忠实国民,我们不是犹太人。到了第二世纪的时候,很多基督教作家都写了“反犹太教的著作,从社會和神学上批判犹太人。”那些在圣经所讲的安息日,也就是和犹太人同一天聚會的基督徒,就开始感到有压力了。越来越多的基督徒作家将他们自己和安息日分开。Justin Martyr甚至这样说,安息日“是上帝特别加给犹太人的,这样他们可以受他们犯罪应有的刑罚。”不再讲上帝特别赐给这一天我们可以和祂分享友谊。在这样的批判中,安息日成了上帝对犹太人的刑罚。就好像开头所读的诗,慢慢的在历史的森林中出现了一条新的弯路,直到最後几乎所有的基督教界都跟了上去。

VII.现在我就要跟大家讲,历史的记录显示这麼大的变化不是一夜就发生的。很快基督教就成为整个罗马帝国的重要教派了。有意思是,罗马教會在安息日安排禁食,为了记念耶稣的死和埋葬。禁食从星期五的中午开始,到星期日临晨四点结束。星期天早晨的禁食一过,罗马教會就开始有宴會,庆祝基督的复活。耶稣在星期天复活,他们那些异教的邻居也在星期天敬拜,那就在星期天为上帝的儿子庆祝吧。在这个改变中,虽然他们安息日和星期日都守,但是教會逐渐的使教友们远离了犹太人的安息日。连圣餐礼也不准在安息日举行,但是连小孩子也知道,如果在你的家里,星期六是安静的,没有食物吃的24小时,但是星期天却是庆祝的日子,满了各样的食物和音乐,那你要选哪一天呢?压力越来越大。在压力之下,尽量想要和不合法的犹太教有分别,历史的研究发现,第二和第三世纪的基督徒,放弃了耶稣和新约教會的安息日,他们不能再忍受逼迫了。“我们不是犹太人,别理我们”最後真的没有人理他们,他们单独的留在牛径上。

VIII.但事实是,後来的基督徒完全可以选择用星期四,星期五或是星期三代替他们一贯守的安息日。反对犹太人的情绪使人想要另外选择崇拜的日子,但并没有决定要在星期日。为什麼要选择星期天呢?在历史中又出现了一个新皇帝,他的名字就是康斯坦汀。他是很有政治悟性的。已经是第四世纪,他的帝国出现危机。到处流荡的基督徒成了整个帝国的运动,虽然他们经历了三个世纪的逼迫。现在有两个势力,罗马邪教和基督化的罗马人。他们怎能友好相处呢?在公元321年三月,康斯坦汀做了一个计划好的政治决定,他发命令说,星期日是安息的日子。不是宗教上的安息日。但是所有的人都不可工作。一个在帝国内建立和平的日子。你不能击败他们,让他们和好。很快康斯坦汀也受洗作基督徒,传说他有一次带领军队走过河,说他们也是受洗了。这一举很聪明,给帝国带来了相对的合一。到第四世纪,西方的基督徒已经正式的宣布星期日是崇拜的日子,他们说这一天公义的日头从死里升起。当然,他们的异教邻居已经在星期日拜太阳了,这样就很方便的将基督教和异教联合起来,终於和解了。但是却要附上代价的。第四世纪中教會在老底加开了一次會,最後就正式的宣布说,“基督徒不应该在星期六好像犹太人一样呆板,他们在这一天应该工作,但是要尊重主日,要尽可能的不在那天工作。”只是在森林中的岔路,但是时间一长,本来的小路就成了历史的大路,几乎所有的人都跟著去了更重要的问题是:你我也要跟著吗?我们应该顺从什麼权威呢?那个在康斯坦汀时代地位最高主教的权威吗?他说“在圣经中所讲守安息日的方法,我们已经都转移到了主日上来,因为这一日的地位更高,比犹太人的安息日更值得尊敬”我们应该顺从什麼权威呢?解释天主教理论的教义问答吗的权威吗??“问:安息日是哪一天?答:星期六是安息日。”“问:我们为什麼守星期日不守安息日呢?答: 守星期日不守安息日是因为天主教已经将安息日的遵守改到星期日了。”我们应该顺从什麼权威呢?红衣主教Gibbon的权威吗?他说,“从创世记到启示录,没有任何经文讲到星期日为圣的,圣经是强调安息日遵守的。”那罗马为什麼守星期日呢?天主教百科全书说,“教會在将犹太人第七日的安息日改到星期日後,就在第三条诫命中指明星期日是主日要守为圣日。”[这里说第三条诫命而不是第四条,那是因为天主教将第二条不可拜偶像的诫命去掉了,同时也将第十条分为两条,这样就可以凑满十条。]但是如果天主教宣称将安息日从星期六改到了星期日,那为什麼基督教也在星期日崇拜呢?好问题,连天主教也这样问。曾经是诺特坦大学教授的Obrien主教写过一本名叫多人之信的一本书,他写道,“圣经讲到守星期六的安息日,却不是星期日,但是奇怪的是,那些宣称他们所有的信仰都来自圣经的非天主教徒,也守星期日。当然,这真的有点解释不通。但是这个改变发生在改正教形成一千五百年前,到了改正教的时候,这已经成了习惯。他们继承了这个习惯,虽然这个习惯是以天主教會的权威为基础,并不是以圣经为权威。星期日的遵守就使人想起了那些从天主教分出去的异端,好像一个小孩离家出走,但是手上那著母亲的照片或是一撮头发。”让我问大家,我们应该顺从人还是上帝呢?“当记念安息日, 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 神当守的安息日.因为六日之内, 耶和华造天, 地, 海, 和其中的万物, 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 定为圣日.”

我重复:我们应该从谁的权威呢?IX.但是,这个传统和真理的分别,人的习惯和上帝命的分别,真的那麼重要吗?阿里斯多德在公元前300年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的科学观察,“蜘蛛是一个有六条腿的动物。”他所讲的在1700年中被人接受为事实,直到公元1400年有人发现蜘蛛有八条腿。当有新证據被发现的时候,他们要重新写记录。1700年中没有人向阿里斯多德挑战,所以他错误的记录,走的错路,就一直被人跟著。很久以前的名医Hippocrates相信如果要救一个人不死,就需要将他身体的毒血都放出来。他也真的那样做了,切开静脉,让病人的血不断的流。当然病人的毒血都放出来了,生命也跟著流走了。以前的医生都要用Hippocrates的名发誓的。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病重之後,医生也学习Hippocrates给他放血,结果他加快了他的死亡。你所跟从的传统和你所信的难道不重要吗?今天的任何医生都能告诉你,真的是重要的,因为这是有关生死的。各位,虽然有些事情是我们之前的人真心相信并且认真去做的,这也不能说明他们是对的。因为你可能真心的错了。但就好像Hippocrates和华盛顿总统一样,你可能真心的错了。真心但却是致命的。因为真心不能代替真理。耶稣在我们今晚开始也这样讲,“他们将人的吩咐, 当作道理教导人, 所以拜我也是枉然.]”人的真心不能代替上帝的真理。上帝的真理是什麼?“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这就是上帝的真理,因为祂来到这宇宙中一个黑暗之处,按照祂的形象创造了人类。

祂是如此愿意和我们做朋友,祂不但舍了命,也给了我们一天,可以和生命的主庆祝友谊。整本圣经中,上帝所赐七日一周,第七日安息日的恩赐,是祂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爱的礼物。这唯一的第七日,到现在还在宣告说上帝因为创造了我们,所以就是我们的权威。这一天永远使我们记得不用害怕上帝,因祂是我们的朋友。当祂伸开双手被钉在十字架上时,我们就看到安息日的主就是救恩的主。这里两者是不可分开的。同一主,同一安息日,同一救主,同一救恩。跟从小牛,跟从十字架,跟从人,跟从基督。两个完全不同的道路。但只有一条是耶稣的路。你要选择哪一条呢?

我的朋友范登,他是圣经如此说的创始人和讲者,在他所写的当记念的一天这本书中,讲到一天晚上,一个罗马的军团在法国的一个小湖边扎营。这四十个不愿意放弃对耶稣基督信仰的英雄,被放在这个冰冻湖上冻死。在极度寒冷中,他们聚在一起唱歌。那个看守他们骄傲的罗马军长在温暖的烧著火的帐棚边听见他们在唱,基督啊,四十个人为你奋斗。为你赢得胜利,将来从你得冠冕这个听过了咒诅和求情声音的罗马军长,从来没有听见了这样的见证,就仔细的听下去。这些原是他部下的人,因为他们相信了异国的神,恼怒了皇帝,他们就此要死吗?他到边上又找了更多的木柴,放入火中,火就更大了,他想这样或许能叫这些人放弃他们的信仰,再来效忠皇帝。但是他还是听见在冰冻的湖面上他们的歌声,基督啊,四十个人为你奋斗。为你赢得胜利,将来从你得冠冕。突然,他们唱的歌变成了“基督啊,三十九个人为你奋斗”在他们还这样唱的时候,一个被定死罪的从冰冻的湖上摇晃著过来,在火堆面前倒下了。四十个中有一个直持不住了。在湖边的火堆旁,罗马的军长觉得他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但是突然其他的兵丁看到这个军长看了一下这个在火堆旁的可怜的人,然後脱下他的外衣,在别人来不及阻止他之前,他跑到了湖中心的那些几乎冻僵的犯人那里,回头说,“只要我还活著,我拧可要你的位置。”过了一會儿,在湖边的兵丁们就听见了一个新的唱歌的声音,基督啊,四十个人为你奋斗。为你赢得胜利,将来从你得冠冕。跟从小牛,跟从十字架,跟从人,跟从基督。两个完全不同的道路。但只有一条是耶稣的路。小牛的第一日还是耶稣的第七日?你要选择哪一条呢?只有一条是耶稣的路。你要选择哪一条路,哪一天呢?

 

 首页 | 培灵文摘 | 生命灵粮 | 圣经诠释 | 馀民书苑 | 讲道文集 | 喻道故事 | 蒙恩见证 | | 圣乐赞美 | 福音论坛 | E-mail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

沈阳市 · 北市教会

E-mail:Lnsda@tom.com
 

2003.3.10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