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讲道文集\温德·尼尔森

怎样占了便宜又不被上帝审查

你上过法庭吗?因为一次小的交通犯规,我也上过法庭。好像其他人一样,我站在那里。我要向法官解释,像我这样小心的人,为什麼會开车超速。顺便提一下,因为你是为主工作的,你就可以快车,这样的藉口是不成立的。任何人都不喜欢上法庭,就连这世纪最出名的律师Nizer也不喜欢上法庭,他在传记中这样描述他在法庭里的经验“在开审的那天早上,我很紧张,手是湿冷的,额头出汗,脸发红,红眼圈,声音发哑,打哈欠,嘴乾,老是要上厕所。”我重复----没人喜欢上法庭,但是今晚我们要回到两晚之前我们看过的景象,在这个天上法庭的景象中,我们會看到一个上帝动人的形象。我知道,这理所讲的,并不是一个惯常的好景象。因为在但以理7章我们被带入了一个法庭里。但是没有任何人喜欢上法庭。

但7:9-10“我观看, 见有宝座设立, 上头坐著亘古常在者. 他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 宝座乃火焰, 其轮乃烈火.从他面前有火, 像河发出. 侍奉他的有千千, 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他坐著要行审判, 案卷都展开了.”

我承认我被这些案卷吸引了。上帝为何要在天上又这些案卷呢?如果但以理生活在现今,他可能看到的是一排排的电脑磁碟、录像带或是缩影胶片,上帝那里有记录。在我们批评祂之前,我们必须记得,我们不也是这样吗?有史以来没有像我们现时代这样作详细的记录。我们什麼都作计录,病历卡,成绩记录,运动记录,天气计录,电影记录,音乐记录,法庭记录,信用记录。你所能想到的,都有记录。你只要揿一下按钮,电脑就會显出各样的记录。我和凯瑞几年前买车的时候遇见了这个现实----凯瑞的哥哥在Indianapolis有一个朋友专门卖惠普公司总裁们用过的福特车。在星期天我们开了三个小时车去这些车子。我们没有带任何记录----银行记录等,我们只想看看。看了之後,我们发现一辆不错的车子。我们决定卖了原来的车,买这车子,但是当卖车的人要看我们的信用记录时,我们说没有带,当然我也庆幸没有带,因为我不想叫他知道这样个人的事情。他说,不要紧,告诉我你的社會福利卡号码是多少,把我的号码输入电脑,一會儿他就在电脑上找到了我们所有的信用资料,我们开过的银行户口,有过的信用卡等等。现在已经没有什麼秘密可言了。所以我们不要批评上帝保留记录,因为我们和祂一样(你想我们怎麼會和祂一样呢?)但7章说在那法庭里,案卷展开了。但上帝为什麼要保留记录呢?因为这肯定不是为了祂自己的好处。是吗?上帝需要记录来提醒祂吗?有人估计,从人类有史以来,共有六兆人。是吗?审判的时候,上帝會说,我不记得了,让我们把记录拿出来看看。我们真的不应该这样想。但为什麼上帝要保留记录呢?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看到了上帝动人的形象。我们来看看耶稣自己如何形容上帝,

太10:29-30“两个麻雀, 不是卖一分银子麼. 若是你们的父不许, 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 也都被数过了.”

注意到吗?我们天上的父知道你有几根头发。几年前我儿子从安息日学回来说,老师告诉他们一个人有多少根头发,平均来说有十万根,这当然是估计,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没有这麼多。上帝知道你有多少头发,你想祂不知道你生活的记录吗?看耶稣在

29怎样说,你们天父知道每一个在树枝上麻雀的生死。

耶稣说上帝知道也很关心这些有羽毛的动物。那麼他不也知道你我的生命吗?我们的痛苦和需要,我们的失败和成功,我们的胜利,祂不都知道吗?祂当然知道。看看以赛亚所讲到的古老的应许,

赛49:15-16“妇人焉能忘记他吃奶的婴孩, 不怜恤他所生的儿子. 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看哪, 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 你的墙垣常在我眼前.”

上帝说,我不會忘记,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当我十二岁在日本读书的时候,我学到了铭刻在掌上的意思。有一天放学我和朋友回到家,我们发现在我们家边上的工地上有一个插著电的电锯。我们就开时找一些可以锯断的木头,我们找到了一小块木头,虽然小,但还是可以用的木头。我开了电钜,就慢慢地把这块木头推向飞速转动的锯轮。你可能也猜到了,锯子不淡将那块木头打掉了,也碰到了我的手。我的三个手指立刻流血,我哭著去找妈妈。那天晚上在医院里,一个老医生帮我洗了伤口,缝了针。但每次看见我手指,我就會记得那一天。

上帝说,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我不會忘记为了爱你所有的这些伤疤。

这就是在旧约对十字架的描述。我被钉的手使我永远不忘记你。所以上帝为什麼在审判的时候打开案卷?并不是因为上帝虽然记得我们,但是祂不能记得我们生活中所有的细节。圣经

来6:10说,“因为 神并非不公义, 竟忘记你们所作的工, 和你们为他名所显的爱心,”

上帝任何事情都不會忘记,祂也不需要记录让祂想起我们的好坏。但是你说,等等,圣经不是说,上帝不再记念我们的罪吗?是的,这就是

赛43:25的应许:“惟有我为自己的缘故涂抹你的过犯, 我也不记念你的罪恶.”

这里非常的清楚,“我也不记念你的罪恶.”但是这里讲到的,是上帝记忆的能力,还是上帝选择要不记念呢?我们看

结33来找答案,看14-16“再者, 我对恶人说, 你必定死亡. 他若转离他的罪, 行正直与合理的事, 还人的当头和所抢夺的, 遵行生命的律例, 不作罪孽, 他必定存活,不致死亡.他所犯的一切罪必不被记念. 他行了正直与合理的事, 必定存活.”

不是上帝不记得,而是他的罪不再被记念。他不再为所犯的罪负责,但是他的罪还是在那里。注意

13讲到那些已经是义人在犯罪的结果“我对义人说, 你必定存活. 他若倚靠他的义而作罪孽,他所行的义都不被记念. 他必因所作的罪孽死亡.”

朋友们,圣经很清楚的说道我们无所不知的上帝在他的心里,记得我们所流的每一滴泪,每一个胜利,每一忧愁,每个罪,每一件好事,祂不需要任何案卷来提醒祂。如果上帝不需要案卷中的记录,谁需要呢?回到

但7章让我们来看10节从他面前有火, 像河发出. 事奉他的有千千, 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他坐著要行审判, 案卷都展开了.”

这些案卷是为谁预备的?是为所有其他的受造的生灵,天使陪审团和没有犯罪的生灵。注意在耶稣来之前的大审判是在宇宙面前展开的。“案卷都展开了。”是不是说,在最後的审判中,上帝让自己受审,这些案卷主要是为了那些天上的陪审团,使他们衡量那个反叛的撒但向上帝所做的控告?看

但7:25“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 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 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 二载, 半载.”

有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的,有控告上帝的一位。那是谁呢?我们已经知道答案,因为我们在前几讲中几次看到过这个控告者。让我们再来读启12章我们在讲到星球大战时,曾经读过这一章。但是我们要来复习,星球大战怎样开时的,读

启12:7“在天上就有了争战. 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 龙也同他的使者去争战.”

希腊文战争这个字是polemos,英文中大辩论就是来自这个字。重要的是,天上有了争战,不是血气的争战,而是理念的争战,不是火箭的争战,却是心灵的争战,由路锡甫挑起的和上帝以及耶稣的宇宙大战,在这里圣经用龙和米迦勒来代表。

6.7-9节“在天上就有了争战. 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 龙也同他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 天上再没有他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 名叫魔鬼, 又叫撒但, 是迷惑普天下的. 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撒但对天上的上帝和基督的控告是什麼?我们必须到圣经的开头来寻找答案----创3记得我们在“星球大战”那一讲里提过,当上帝将亚当和夏娃放在伊甸园中时,祂不但给他们顺从的自由,也给了他们不顺从的自由。如果没有这两样权利,就不是真爱,对吗?为了给他们不选择上帝的机會,上帝在园中放了一棵树,他们可以在那里选择被逆上帝。我们提到那个树可以被看做事投票站。上帝告诉他们不要走进那棵树,因为去那里會给他们带来痛苦和最後的死亡。你也记得那故事,夏娃在一天早上自己一个人走到了那一棵禁果树的下面。但她不是独自在那里,上帝的敌人在树上等著他的机會来到。读

创3:1-2“耶和华 神所造的, 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 蛇对女人说, 神岂是真说, 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麼.女人对蛇说, 园中树上的果子, 我们可以吃,”

注意这两节,这就是为什麼我们要回到这里,因为这里有撒但最初对上帝的控告,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中,直到现在,他还是在用这个控告。

读3-4“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 神曾说, 你们不可吃, 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蛇对女人说, 你们不一定死,”

你看到他的控告了吗?夏娃,你不會相信上帝告诉你的每一句话吧?看看,你吃这果子是不會死的。上帝知道,你吃了这树上的果子,你就會像祂那样有能力有智慧了。这就是祂不让你来到这棵树的原因。但是不要单听我说,我能说话,想想看,你像上帝一样,那该會多好?告诉你,你不能相信上帝,祂只是为自己著想。像我一样作,你就可以脱离上帝的冷酷限制了。你不需要作火箭专家就能看见撒但在没有防备的夏娃面前对上帝所做的控告。基本的是:你根本不能相信上帝,因为他是说谎的,这就证明了祂不是真的爱你,却是想利用你。这就是为什麼启示录称这龙为“控告我们弟兄的”(实际上,撒但这个字在希伯来文中的意思就是控告者,他的名字已经说明了问题。)

但以理怎样描述撒但呢?“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回到但7:9-10,注意这里说在耶稣再来之前,天上會有一个审判,案卷展开了,千万的天上的生灵都會参於审判,上帝自己要受审。但是有人會问,圣经只有在但以理书讲到上帝要受审吗?不是的,让我们看罗3保罗注意到全以色列人都不忠於上帝,上帝却还是看重他们。

罗3:3-4“既便有不信的, 这有何妨呢. 难道他们的不信, 就废掉 神的信麼.断乎不能. 不如说, 神是真实的, 人都是虚谎的. 如(.经上.)所记, [你责备人的时候, 显为公义. 被人议论的时候, 可以得胜.]”

看到了吗?这里说,你被人议论的时候, 可以得胜,虽然祂的子民不忠於上帝,但是上帝的信就能使祂在受审的时候显为公正。圣经作者讲到上帝自己被审判的时候。对上帝严厉的控诉已经存在。夸大的话已将向至高者说出。这些控诉将在审判台前得以解决。想想看。上帝本来完全可以不理會路锡甫反叛的故事。而且他完全可以立刻把撒但﹑他的跟随者﹑和每一个知道撒但对上帝虚假控告的人全部毁灭﹐然後再从新开始他的创造过程。那为什麼他不这样做呢﹖第一个原因﹐上帝要面对祂自己--活在上帝自我里面的就是爱﹐自我牺牲的爱--他决不會选择毁灭证據。

第二﹐他忠心的儿女會活在惧怕当中﹐恐怕有一天他们也遭受毁灭﹐这是上帝不愿意看到的。

上帝就是爱--唯一能显出他的爱的途径﹐就是让路锡甫和他的跟随者(包括堕落的人类)自由提出他们的控告,并且准备他们叛逆上帝的案件﹐直到最後有足够的证據摆在审判台前﹗但是上帝不會永远的等,但以理很清楚,上帝审判的日子已经定了。这个天上叛逆悲哀﹑悲惨的故事将要全部摆在天上审判前。但先要给撒但机會显示如果让他管辖宇宙,将會有的结果。也先要向同一宇宙表明上帝自己是如何愿意忠心和祂的朋友在一起﹐为要拯救他们到永恒的岁月里﹗一旦证據确凿﹐审判就會开始﹐案卷就要打开﹐然後陪审团就會作出决定﹗但这启示最奇妙之处就是上帝容许他自己在天上生灵的观看之下受审﹗这里对上帝的描写显露出一个最深奥的真理﹗宇宙的安全就在於这审判的结果。撒但对上帝品格的破坏攻击一定要被审查。上帝是否真的像所控诉的不可相信呢﹖不公平﹑没有仁﹑没有同情心吗﹖宇宙能在永恒岁月里相信他吗﹖他对堕落的人类和路锡甫的处理是公平吗﹖上帝召集审判﹐打开案卷﹐然後将自己摆在审判的证據中。为什麼﹖因为上帝渴望的是信任的友谊﹐不是奴隶般惧怕的关系。"我不是令人惧怕的而是你们的朋友。”"你不用远离我,你可以投向我”难道祂没有张开膀臂要叛逆的人类回头吗﹖"他坐著要行审判, 案卷都展开了”正如我们刚才所读的﹐上帝在被审判的日子“可以得胜”。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个难以想像的上帝的形象,在耶稣荣耀的回到地上之前。因为上帝所做的一切都是彻底透明的。在一个充满了政治伪善的时代,这是何等的对比。

我曾经在政治辩论激烈的时候到过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南斯拉夫和英国,所以我对政治有点了解,不单单是美国有政治欺骗和掩盖事实。在任何国家,能从政治家得到一个直接诚实的回答都是很少见的。没有人愿意完全透明,就算是当地的法律规定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麼政治上的对头老是互相指责对方掩盖事实。但是当我们看上帝受审的时候,我们却看见了上帝是完全透明的。这里就是天上法庭对上帝自己的审查。在美国这里,最怕人的三个字不是MTV,CNN, ABC或是NBC,却是I.R.S.,就是美国税务局,专门向我们收取收入所得税,无论他们怎样收都行,或是直到最近,他们怎样可以多收税而不被发现。单单听到这几个字,美国税务局,每一个纳税的人都害怕被查帐。我们都知道,尽管我们是诚实的,税务局还是會找到我们交税记录中的错处。当美国议會废除了税务局的随意查帐的权利之後,我们都松了一大口气。更准确的说,纳税人衡量计划,在这个计划中,税务局每年都要给成千上万的随意查帐,一个人被查的过程就要过过30个月。如果你备查到,你就要为报税单上的每一项做出解释。也要拿出结婚和出生证明,为了证明你的出生。好消息是,这个查帐的法律已经被取消了。但是在天上的审查现在还正在进行。我们记得在启14:7记录的在耶稣再来之前天使的话语,

“应当敬畏 神, 将荣耀归给他. 因他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

我们就处在启14:7所讲到的天上的审查在进行之时。也就是但7讲到的审判。在我们讲话的时候,这审判正在进行。但以里书的记载讲到上帝将他国的案卷展开,让祂自己在全宇宙前受审。在天上的法庭里,天上的法官说,“你们可以查看我的案卷。”完全透明,这是对审判官上帝的多麼动人的描述。朋友,想想看,这个真理要比我们已经知道的,我们将要受审的真理更加伟大。这个真理就是上帝自己要在宇宙前受审。“他坐著要行审判, 案卷都展开了”但是让我再问大家,这些案卷的内容是什麼?这里有什麼证據可以说明,撒但从起初对上帝所发的控告是真的呢?我们昨晚已经注意到,圣经很清楚的说,审判用的案卷是我们生活的详细记录。怎样详细?让我们来复习一下这些章节,

启20:12“死了的人都凭著这些案卷所记载的, 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传12:14“因为人所作的事, 连一切隐藏的事, 无论是善是恶, 神都必审问.”太12:36“凡人所说的闲话, 当审判的日子, 必要句句供出来.”林前4:4-5“但判断我的乃是主.只等主来, 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

圣经很清楚,我们生活副本,我们的思想,言语,行为,都记录在天上。我们也曾经看到,上帝在这方面和我们一样,祂将这详细的记录放在天上电脑的硬盘中。你能相信吗?祂将这些记录在宇宙的“陪审团”面前打开。你们已经听到撒但的控告,我给你们看我是如何对待人类的。你们自己检查吧,看看撒但的控告是不是真的。审查这些案卷和记录,检查我的品格----我什麼都没有隐藏,我也没有掩盖什麼。这是多麼对人的上帝的形象,祂让天上的法庭审查祂。借著我们生活的记录,祂受到审查。这就是保罗在

林前4:9所说的,“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保罗在讲这句话时,想到的是最後的审判,因为前面几节他讲到了审判,

林前4:5“所以时候未到, 甚麼都不要论断, 只等主来, 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 那时各人要从 神那里得著称赞.”

各位,上帝的政府要受到审判,祂的品格要在朋友的生活中受审。上帝要对祂的控告者说,“路锡甫严重的控告了我,我的朋友和宇宙,但是请看,我的爱怎样在这些人的生活中得胜。”“我现在开始一个对所有案卷的审查,你们可以自己打开来看。”祂坐著要行审判,记录我们生活的案卷打开了,无数天上的生灵都被邀请来检查这些案卷中的记载,最後看撒但对上帝的控告是否真实。但是现在的重要问题是,我们生活的记录怎样能回答上帝是不可信的,没有爱心的控告呢?这个问题的一个答案可以在太5章山边宝训里找到,耶稣对跟从祂的人说,他们可以用祂所赐的能力,在生活中荣耀上帝。我们看一节经文,

太5:16“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 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 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当我们生活的记录在天上被审查到的时候,我们靠著上帝能力所表现的爱和关怀就會给上帝带来荣耀。上帝说,打开这些案卷,看看在我朋友们的生活中,我国度的光是否发出来。但是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使我们生活的记录能回答撒但对上帝的控告。因为撒但不但控告上帝说祂没有爱心,不值得相信,他也控告上帝说祂为了得到人类的顺从,祂给了人特别的好处和福气。上帝真的用贿赂的方法赢得祂地上朋友的顺从吗?约伯记就是撒但控告的典型回应。在约伯记第一章记载的上帝和撒但的对话背後(回家你可以自己读),撒但好像挥著拳头对上帝叫喊,你敢向我显示一个人,在他受到各样痛苦的时候,仍然忠於你。约伯?因为你让他一切都顺利,所以他敬畏你,把他的福气拿走,看他不当面咒诅你。上帝说,“那好,你可以把约伯所有的都拿走,包括他的健康,但要留他的命。”撒但立刻去将灾难接二连三的降在约伯身上,约伯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他的孩子也都死了,他的健康也变得很差,甚至约伯想要死了。但经过了这一切,这位上帝的朋友有怎样反应?

伯13:15“他必杀我. 我虽无指望, 然而我在他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

你可以自己读约伯的故事,虽然他不能理解为什麼这样悲剧发生在他身上,但他一直相信上帝。在约伯信心的记录中--虽然上帝所以的福气都没有了---撒但对祂用好处赢得人的忠诚控告就被击败了。上帝对待约伯的记录就证明了,撒但说上帝没有爱心和不可信任的控告是假的,上帝真的能在他朋友们的心中发动对祂的真爱和顺从的。朋友,请听,撒但对每一个相信上帝的人都攻击。约伯使撒但感到愤怒,因为他知道世人对上帝的信心就是驳倒他控告的最好证據。这就是为什麼撒但不放过你,在这讲座中也是一样,因为他要破坏你顺从上帝的决定,他要压碎你和救主之间的友谊。你忠於上帝就证明了撒但的控告是不成立的。这就是为什麼撒但在你的生活中不断制造各样困难。就好像你家里所用的电炉,你可以开得很低,不用手去摸,你就知道没有什麼热量。但是你将开关扭的越大,发热圈的情况就有所改变。低温,中温,高温。你将开关开到最大,就看到炉头的颜色变了。本来是冷的,黑色的,现在变成了橘红色,任何能著火的东西碰上了都會著火。上帝,最後我會将温度开到最高,我要向你和全宇宙的生灵证明,最後这些相信你的人受會受不住的。但是我这里有好信息,上帝的子民,他的朋友,虽然经过大艰难,但是他们对上帝的信心和爱还是不會改变。注意

启7:14说,那些得救的“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 曾用羔羊的血, 把衣裳洗白净了.

注意,每一个人的生活中都有不同的试炼和压力。我们对於上帝的信心也要受到不同的考验。但是朋友们,上帝是值得信赖的。他应许是會帮助我们度过艰难的。如果我们不放弃他,他也不放弃我们。其实这节经文说如果我们相信为我们舍身的耶稣,祂的死會洁净我们的记录,使我们预备好进天国。这就是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的意思。想想看,这将是天上陪审团的最好的证據,不是吗?在审判中全宇宙中最伟大的证據就是羔羊血的见证。耶稣为我们反叛人类所发出的爱的证據,为我们死的证據,这个证據就會最终击败撒但对上帝宝座的控告。因为耶稣的恩赐显明上帝为了就我们罪人已经倾泻了祂对我们的爱。上帝不是可信的,充满了爱吗?祂不是整个宇宙和罪人的朋友吗?在十字架的阴影之下,只有一个答案。是的,永远是的。

结束的时候,我要跟大家讲一个莫分离讲过的故事。故事讲到他和家人在英国伦敦参观皇家造币厂。英国的财富都存在这里,代表英镑的纯银也在这里存放。在参观的过程中,他们来到一个房间,那里有一个十分准确的用来称量纯银的天秤。在他们来到这天秤之前,导游拿起两张同样的白纸说,“现在我要你们看这个高科技的天秤的精确程度。”他很小心地将两张纸放在天秤的两边。在来回摇晃了之後,天秤显出是平衡的,电子读数也同样显示。导游然後拿走了一张纸,很快的天秤就倒向有纸的那一边了。“有人能借我一支笔吗?”导游用笔在纸上签了他的名字。他说,“你们再看”,他把签了名的纸再放回大天秤上去。每一个人都看著,发现有签名的那一张纸显示出来是重一点。纸上签了名就會变重了。朋友们,这就是有关审判,上帝,耶稣,你和我的真理,只要是有了耶稣在我们案卷上流血的签名,审判的天秤就會显出我们不是亏欠的了。借著耶稣的死,上帝为我们倾注的爱的血色签名,就是击败撒但控告的最好证據。十字架写在我们案卷上的血色的字是上帝对我们的保证,审判向著我们的。所以为什麼害怕审判,害怕案卷被打开呢?因为如果我们相信上帝,通过耶稣的死,上帝就证明了,祂和我们都是清白的。上帝作了保证,就是耶稣在

约5:24所说的,“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 那听我话, 又信差我来者的, 就有永生, 不至於定罪, 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只要耶稣在你的案卷里签名。为什麼不请求祂现在就签呢?

 

 首页 | 培灵文摘 | 生命灵粮 | 圣经诠释 | 馀民书苑 | 讲道文集 | 喻道故事 | 蒙恩见证 | | 圣乐赞美 | 福音论坛 | E-mail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

沈阳市 · 北市教会

E-mail:Lnsda@tom.com
 

2003.3.10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