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讲道文集\温德·尼尔森

“达尔文的黑盒子”

在我手中的,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发明,这个发明就向达尔文的进化论发出了挑战。进化论说世界上的生物是经过几十亿年的时间演变成的。实际上有人相信,这个发明正好是创造者上帝存在的无可否认的证據。我们前几天已经仔细的看了圣经中所讲的这一位上帝,祂是我们的朋友,也想和我们每一个人作朋友。但是我知道,在我们这个世俗的世界中,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上帝。如果你今天和同事谈话的时候说,你从圣经中,发现了一位关心你,愿意和你作朋友的上帝,你的同事一定是说,“不要做戏了,我们已经很久不需要上帝了。”达尔文现在又在哪里呢?他那时说他的到证明,一切有关创造的论调都不是真的。对於很多刚刚信上帝的朋友,甚至那些已经作基督徒的人来说,因为进化论已经使我们不能在公开的讲论上帝,也就是说,似乎在这麼多的证據面前,整个世界上的人都相信进化论,我们有能提出什麼挑战呢?

接下来我要和大家来分享一下,在我手中这个很有智慧的发明所给我们带来的证據。这个证據显示,我们和上帝的关系,不是我们的想像,而是一个事实。我并不是以科学家的身分跟大家分享,我只是一个懂得一些科学的人。在这个大学中有很多科学家,在世界各地也有很多,他们可以用很多的时间来辩论有关进化论和创造论的问题。我重复,我不是一个科学家,但是我用了很多时间研究了很多科学家所写的,有关这题目的书。有关这个题目,我自己也写过一本书,以後我會给你们。你和上帝的关系能顶得住达尔文的挑战吗。让我们一起来找答案。在我们看这发明之前,我们来看达尔文在物种起源这本书中所作的预言,显示在屏幕上。“如果可以显示,有一个复杂的机体存在,是不可能以逐渐的方式演变成的,那我的理论就完全不成立了。”也就是说,我的理论认为,从单细胞开时,经过了几十亿年的时间,最後就进化成了现今所有的生物。如果由人可以显示,一些复杂的机体存在,是不可能以逐渐的方式演变成的,那我的理论就完全不成立了。他的理论到现在还能成立吗?我要让一个很聪明的生物化学家Michael Behe来回答。

但是我们在讲他之前,先让我来跟大家讲讲这个发明,我们把它放在家里。有一天,凯瑞一个人在厨房里作事情。但是她突然看到柜子最下面靠近地面的一块木板上有一个她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洞。她之所以能看到那个洞,就是因为从那个洞里,出来了一个长毛的小动物,是她以前没有见到的。就是一个老鼠。一看见老鼠,凯瑞立刻就大声喊叫起来。那个小动物,原本是要周围看看的,现在一下子就停住了。可见它学过生存的第一要素,因为它立刻就决定现在第一要紧的是逃,它一转身,就不见了。自从那天凯瑞在家中见到老鼠,我们就将这个小发明放在了车库里,因为老鼠一定是从那里进来的,老鼠没有再回来,这个小装置真的起了作用,这就是一个老鼠夹子。我们现在看Michael Behe所写的这本书,达而文的黑盒子,让他来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老鼠夹子。为了让大家更好的了解这个老鼠夹子,我们将它的图样印在节目单上。注意,老鼠夹有五个组成部分:一个木板,一个小锤子,一个弹簧,一个压著弹簧的钢条,和一个机关。它们用起来很简单,但是却能杀死老鼠。老鼠夹和进化论有什麼联系?Michael Behe这样写。这个老鼠夹说明了他所说的不能再简化的复杂性。让我们来听听他在书中所下的定义。“不能再简化的复杂性就是一个系统,由几个互相配合的,有联系的部分组成的,如果少了其中任何一部分,整个系统就不能运作了。”我们可以用老鼠夹子作例子。老鼠夹的作用,就是将老鼠夹住,使它不能再到处乱走。但是当你听见老鼠的声音,你拿出老鼠夹子,但是发现少了其中一个组成部分,你想,少了任何部分,这个老鼠夹子还有用吗?下面的木板吗?不行,小锤子,也不行,弹簧吗?也不行,这样锤子就没有用了,或是那个机关吗?也不行,这样你把自己的手指打断,也抓不到老鼠。也就是说,这个老鼠夹是一个不能再简化的复杂系统,每一部分都是必要的,合起来整个系统才能起作用,“如果少了其中任何一部分,整个系统就不能运作了。”少了任何一部分都不行,五个组成部分都要一起工作。不但是要在一起,而且要在合适的位置,老鼠夹才能是有用的。对这个老鼠夹来说,不可是进化的,你必须一开始就有这五样东西,在合适的位置。这和达尔文的进化论有什麼关系呢?达尔文说,通过自然选择,经过几十亿年的时间,生物变的越来越复杂。Michael Behe说,这和达尔文的进化论很有关系。让我们再来看看达尔文怎样讲,“如果可以显示,有一个复杂的机体存在,是不可能以逐渐的方式演变成的,那我的理论就完全不成立了。”各位,Michael Behe的微生物学的研究已经证明,从分子的角度来看,达尔文的理论已经不能成立了。为什麼呢?这个来自宾息法尼亚州的微生物学家在作研究的的时候,带著这样的问题: 在自然界中,有没有像老鼠夹那样的系统,也具有不能再简化的复杂性呢?如此复杂,以致於从科学的观点来看,是不可能一步一步进化成的呢?这种系统之所以能够运作,就是因为它们是经过设计,所有的部分都是同时组合在一起的。如果有任何部分不存在,整个系统就不能运作,这个器官也會死亡。这对我们来说,是否很不容易理解呢?也不是,因为虽然Michael Behe是一个分子微生物学家,但是他用的是我们能理解的语言来解释他的理论的。在我和大家具体讲他的发现时,让我们先来看看圣经里诗33:记载的上帝创造的过程,虽然他不相信创论,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也相信进化论,但是他的发现,却证明了上帝创造的真实。

诗33:6-9“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 万象藉祂口中的气而成.祂聚集海水如垒, 收藏深洋在库房.愿全地都敬畏耶和华. 愿世上的居民, 都惧怕祂.因为祂说有, 就有. 命立, 就立.”

“因祂说有”,在希伯来文中加了一个强调的祂字,这就将上帝和其他那些可能自称也有创造力的神明分开。“就有”也就是形成的意思,上帝说有,就立刻有了。就好像过去的神学家所说的,“因为祂说有, 就有. 命立, 就立.”想想看我们所读的,诗篇33和创世纪一章是同样的,上帝借著祂口中的话,同时创造了所有的生命系统,也就是一个具有不能再简化复杂性的系统,这个系统必须是同时组合在一起,不然整个系统就不會运作。这就是为什麼当我读到Michael Behe的结论时,我很惊讶:他说,有一些很复杂的分子生物系统,它们就是有不能再简化的复杂性,它们不可能是逐渐进化而成的,因为再最一开时的时候,所有的部分都必须同时存在,这样生命的系统才能运作。

让我们接下来看看他所有的惊人发现。我不是一个科学家,所以我不能判断,他那些很详细的有关微生物的解释是否正确。我们中间有很多科学家,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不行。Behe是很有天才的,他不但是一个微生物学家,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作家,他能将沉闷的微生物学讲得很生动活泼,因为他用了很多例子。我希望大家也可也买这本书自己看看。我重复,Behe不相信创造论,甚至也不相信上帝,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就从生命的最基本的层面向达尔文的进化论作出挑战。先有人设计,然後才有成品。

壹号陈列品:纤毛,我们必须通过显微镜才能看到这些纤毛。一些单细胞的动物就是通过纤毛来活动的。在我们的肺中,也就这些纤毛,如果有异物进入肺中,纤毛就會一起蠕动,直到将异物送到喉咙里。男性的精子,也有一个长的纤毛,使它能游向卵子。纤毛虽然很小,但这并不等於说它们很简单。Behe是这样描述纤毛的:“纤毛是由一些带有薄皮的纤维组成的。这个薄皮是细胞的表皮,所以纤毛的内部是和细胞的内部相连的。如果将纤毛横著切开,在电子显微镜下,你就能见到它的外缘有九个长条形的组织,这些长条就叫做,微细管。在高分辨率的相片上,你可以看到这九个微细管是由两个小圆圈组成的,再仔细看,就能发现其中一个小圆圈内有十三个小圈,而另一个有十个小圈,由一种蛋白把这两条微细管连起来。”打个比方来说,你可以想像,你拿著两个可以伸缩的钓鱼竿,这两个钓鱼竿就带表纤毛中的两条微细管,这两条鱼竿离的很近,同时两个鱼竿都是从头到尾用鱼丝连著的,这就代表那些蛋白。如果你将左边的鱼竿拿起来向上弯,右边的鱼竿也會跟著一起向右弯的。对鱼竿来说,你的手就是使它弯曲的马达,同样的,纤毛要移动,也是需要一个马达的。我们熟悉的马达,都是需要用汽油或是电来发动的。在分子里所用的汽油就是由]酵母核酸提供的,当有的动力之後,其中一个微细管开时向前移动,因为它和另一条微细管是由蛋白连著,它向前的动力,就使这两条微细管变的弯曲了。当然,这九对微细管都要同时运作,这样纤毛才能顺利的快速的移动。所有这些部件,都是要完成同一功能,纤毛的蠕动。就好像少了任何部分,老鼠夹子就不起作用,没有微细管,它们之间的连结,或是马达,纤毛就不能蠕动。所以我们就可以说,纤毛是一个不能再简化的复杂系统,这就使达尔文的逐渐进化论受到了冲击。

记得,这是一个科学家所写的,因为他看到了这个微生物学的证據,他就不再相信逐渐进化的理论,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能再简化的复杂系统。这个系统一定是经过设计,组合,最後才能够起作用的。如此复杂的的结构,却只是细胞的一小部份。这就是达尔文的黑盒,因为我们现实还没有足够的技术,可以将其完全研究透彻。Behe说,有很多科学家都对纤毛感兴趣,比如生化学家,生物理学家,包括医学界。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有超过一万篇的研究论文,是讲到纤毛的,但是其中只有两篇尝试解释纤毛是如何进化的,但是这两篇论文却是互相矛盾的。这个系统一定是经过设计,组合,最後才能够起作用的。

二号陈列品: 眼睛。眼睛也是一个不能再简化的复杂系统。这也是达尔文遇到的一个问题。达尔文没有解释一个简单的眼睛,怎样进化到人所有的复杂的眼睛,他讨论到不同动物的眼睛,於是就提出,自然选择,就能使水母所有的,只能感光的单细胞的眼,进化到海星所有的多细胞的感光眼,到蜗牛所有圆珠形的眼,到鸟和人类奇妙的眼睛。达尔文认为,进化的过程不能一步或几步就一下子形成一个复杂的器官,一个好像眼这样复杂的器官,是需要很多代将好的改变逐渐垒积而成的。他意识到,如果在一代中,像眼睛这样复杂的器官突然出现,那就是一个奇迹了。不幸的是,人类的眼睛是不能逐渐进化成的,因为眼睛中的每一部分都是互相有联系的。如果进化论是可信的,达而文必须使大家相信,一个复杂的器官是可以逐渐转变而成的。达尔文也成功了。他说服了他的读者,让他们相信,一个感光的细胞是可以进化到人所有的比照相机还要复杂的眼睛的。但是人的视力到底从那里来,这个问题没有答案。达尔文解释了现今的眼睛是从一个很简单的结构进化来的,但是那个最初感官的组织是从哪里来的,他没有解释。相反的,达尔文觉得这个问题对於眼睛怎麼来的不重要,他说,“神经组织怎能感光,就好像生命是怎样形成的,不是我们需要注意的问题。”但是我们现在可以从微生物学的角度来看看这个黑盒子,接下来就是Behe的解释,我给大家读出来,因为我不能像他解释的那样好。当光照射到眼睛的网膜上的时候,网膜里的微分子立刻变形,这种变化就使和微分子连在一起的蛋白也跟著变形。这种变形就使第一种蛋白和第二种蛋白结合,在这之後,第二种蛋白就去掉了一种微分子,带上了另一种微分子,接下来它又和第三种蛋白结合,这种组合就能使它去掉第三个微分子,使正的钠离子减少,结果就造成了细胞的内层和外层有了一个充电的过程,电流通过神经到达脑部,这就是人的视力。但是大脑怎样會有视力,那就太复杂了,我们不可能在这里讲。现在有关人眼睛的黑盒子已经打开,好像达尔文在十九世纪的时候,单单讲到整个眼睛的进化过程就不够了,虽然他的理论到现在还是很流行的。达尔文认为是很简单眼睛的进化步骤,实际上都是很复杂的生化步骤,决不是很简单的语言能描述的。Behe说,“达尔文认为是很简单的步骤,现在通过研究发现,都是很大的步骤,就好像本来他认为人可以跳过的小沟,实际上是需要直升机才能越过的。”

陈列品之三: 投弹甲虫。Behe讲到的第三个陈列品是一种投弹甲虫,我在以前也听说过这种甲虫。这是一种很不起眼的甲虫,只有一个多釐米长。但是它有一种很特别的自卫方法,它的尾部有一个机关,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能射出温度很高的酸性物质。因为酸是腐蚀性的,这个甲虫怎能在体内保持如此高的酸性物质呢?答案是,这种酸性的液体,是在它喷射出来的那一时刻制造出来的。这个过程是这样的,我跟大家读出来。“在甲虫的肚子里,有一个专门生产过氧化氢的腺体,和生产对苯二酚的腺体。它们存放在体内的胶囊内。当这两种化学物质放在一起,又受到一种催化剂的影响,就會有了爆炸反应。催化剂能使化学反应加快,但是它本身却没有改变。没有这种催化剂,过氧化氢和对苯二酚的反应就太慢了。”当危险来到时候,甲虫就将这两种化学物质放在一起,同时,催化剂有从边上的腺体一起加进来。从化学上来讲,过氧化氢立刻分解成为氧气和水,就好像你如果把过氧化氢暴露在空气中一段时间,就會变成水了。氧气和对苯二酚产生反应,就出现水和一种很次刺激的化学物质,这种反应也产生了很多热量,整个化学液体因而沸腾,其中有一部分变成了蒸气。这种蒸气和氧气就造成一种很大的压力,这个时候,在夹虫体内只有一个出口,同时在这出口的边缘,还有一些肌肉,可以控制蒸气爆发出去的的方向,结果就是甲虫将这种很毒的液体喷到敌人的身上。这个防卫的系统是怎样形成的呢?有一些进化论学者认为,因为在甲虫的身体里面其他地方又用到这些化学成分,所以逐渐的这个系统就形成了,但是这种说法,就好像是说,在一个堆满烂车的地方,有汽车的各种部件,一个汽车就可以自然形成了。实际上来说,这个小动物体内有一个不能再简化的复杂系统,除非所有的组织和部件都是同时存在,这各系统就不能运作。

陈列品之四,血液凝固的过程。在动物身体里一个最复杂的系统,就是血液凝固的过程。通常,我们身体各处如果有小的损伤,流血之後,很快就凝固,所以我们并不在意,除非我们换了血液病,或我们是易出血不止的人。我们没有注意到血液凝固的奇迹。我们仔细研究,就能发现如果这各系统要起作用,但是又不能给身体带来损害,是需要几个条件的。血液必须凝固,这样身体的血液就不會继续流失,导致生命危险。血液必须在合适的位置凝固,不然就可能阻挡血液的流通。在需要时候,血液必须立刻凝固。血液凝固之後,必须是足够强壮的,以至於在身体的血液压力之下也不會破。Behe说,血液的凝固是一个互相有联系的过程,就像骨牌一样,是一个接著一个的。这里面包括了纤维蛋白素,凝血素等等很多元素。他说“当我们被割伤之後,一种蛋白就會连在这些受了伤的细胞上面,接著又连上了另一种蛋白,接受又连上一种蛋白,这样的过程不断重复,直到最後血液凝固。”我上面所讲的,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除非你是专家,可能你就不能理解。我之所以要读出上面这一段,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这一个复杂的过程。而这只不过是系统的一部分。在血液凝固之後,复原的过程就开始了。新细胞的生长,也是在严格控制之下的。合适的细胞才會生长,并且只能有一定的数量,这些细胞必须合在一起形成受伤到伤害同一形状的组织,从这个生化的证據来看,Michael Behe得到了怎样的结论呢?你可以这样想像,在一个房间里,有几个人死了,他们的身体被压扁了。有一些侦探员来看,拿著放大镜,来到那个息行凶的人。在房子中间,在那些尸体旁边,有一个大灰象。“在科学家到处寻找生命的来源时,在他们面前,有一个带著'智能设计'牌子的大象。对一个不将他的解释局限在自然形成这一方面的人,他就能下结论说,这些都是经过设计才以的生化系统,它们不是自然而有的,而是经过计划的。这个计划者知道系统的运作。

地球上的生命,从它的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来看,是经过设计才會有的。在现今生化对细胞的研究之下所得的结果,科学是无法解释的。无论是哈佛大学,国家科学研究院,或是诺贝尔奖金的获得者,都不能用达尔文的方法来解释纤毛,人的视力,血液的凝固过程。但是我们真的是存在的,植物动物都是存在的,这些复杂的系统也在这里,如果不是进化来的,到底是怎样来的呢?”虽然Behe在的文章中没有讲到到底是谁设计了这一切,但是从他的得结论中很明显地看到,生物真的是经过设计的。当然,Behe是不相信创造论的。他只是说,在进化过程最一开始的时候,细胞是经过智慧设计的,并且也有了脱氧核糖核酸组成部分,是以後的生命可以延续。

但是无论如何,在最初的时候,需要一个设计者作成这些复杂的系统。当你看到一样东西,就知道一定有一个设计的人。对於基督徒来说,我们应该怎样来看这个结论呢?当然我不能替大家说话,但是当我读了Michael Behe的书後,可以说是兴奋。因为我知道他所写的,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1:1)诗篇是怎样说的呢?“因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这个不能再简化的复杂系统的,就是来自一位聪明的设计者。圣经在两千年前,就预言到了像Behe这样的人。不然我们怎能解释基督教思想家保罗在

罗1:19,20节的话语呢?“神的事情, 人所能知道的, 原显明在人心里. 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但藉著所造之物, 就可以晓得, 叫人无可推诿.”

保罗说,我和你今天都有够的证據,可以下结论说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有一位创造主设计创造的。如果我看了Behe的结论,也相信他的研究是真的,那就好像保罗所说的,我就没有任何藉口,可以不相信创造者了。我相信达尔文的黑盒子这本书----虽然不是他的原意----就好像圣经所说的,确定了创造者在最一开始的时候,借著他的话,造成了这些不可再简化的复杂系统,。我的意思是:怀疑的,请再考虑你这些证據。年青人,圣经如此可靠,不要失去你的信心。已经是信徒的,请不要放弃圣经。因为我们所面对的科学研究已经向我们说明,相信创造这上帝是有很强的证據的。如果上帝能设计创造你身体里的微分子系统,那他也一定能创造我们周围的生命。可能你真的觉得你的生命也是不能再简化的复杂。你生活中有这麼多的问题,你觉得向你这样孤独,没有平安的生命,是没有计划的,也没有意义的。你可能觉得,生命是不可收拾的乱摊子。你希望再宇宙中,有一位在控制一切。你希望在你如此的混乱生活中,有一位能帮助你得到希望和规律。这一位能将你破碎的生活再重新组合起来。你知道,真有这样的一位。对一个因为犯罪而瘫痪的年青人,耶稣说,“你的罪已经被赦免了。”对一个疾病缠身的无望妇人,耶稣说,“女儿,你的信使你复原了。”他所说的话是那个男人站起来,使那个女人痊愈,他重新再造了他们。“因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

记得,圣经里称耶稣为道。同时也有另一个字讲到耶稣,就是从无到有。因为这就是创造者所做的,从本来什麼都没有,祂造出了美丽的一切。你知道吗?上帝还是在创造。因为耶稣死在十字架上,这曾经用祂的话语创造诸天的,也同样说,从无有中,祂能在你的生活中,创造出最美的东西来。马丁路德说过,“上帝从无有中造了万有,只要你觉得自己是无有的,上帝就能使你再造。”或许现在就是时候,我们要承认自己的无有,上帝能在这无有中,创造出美丽来。

 

 首页 | 培灵文摘 | 生命灵粮 | 圣经诠释 | 馀民书苑 | 讲道文集 | 喻道故事 | 蒙恩见证 | | 圣乐赞美 | 福音论坛 | E-mail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

沈阳市 · 北市教会

E-mail:Lnsda@tom.com
 

2003.3.10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