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没有神吗?

金福泉著

  张自信生在一个华人传统信仰的家庭里,他的袓母同母亲逢初一、十五,一定要烧香点烛。逢大日杀鸡杀鸭大拜。及至他读中学的时候,就知道进化论的学说,自信就成一个完全不信有神的人,像许多的学生一样。他说:“既然万物是自然而有的,人是从阿米巴起,经过许多年的进化就变成猴子,又从猴子变为人,那些人信有神的人都是迷信而且糊涂。”

  自信的兄弟名叫坚信,与他哥哥不同。他深信宇宙和其中的万物,都是一位无所不能的创造者所造成的。他也信了耶稣,常常去基督教的礼拜堂崇拜聚会。

  自信时常嗤笑他的弟弟,说他是傻瓜。他看到坚信未吃饭以前先低头祷告,就说他是对空气说话。

  他对坚信说:“现在是科学时代,我们有了太空人,你为何信那些没有凭据,迷信的老东西?你看不到神,也摸不到神,为何做盲从固执不移的人呢?”

  坚信笑道:“哥哥说现在是科学时代,凡信有神的人是迷信是不是?这样,为什么许多有名的科学家不但信有神,而且是虔诚的基督徒呢?这些信神的科学家,不信进化的学说,为什么呢?因为进化论到如今还是一个不能证明的假定。既然这个学说还是假定的,就不算为科学。”

  他又问哥哥:“你以为牛顿是个傻子吗?”

  自信回答说:“当然,牛顿不是个傻子。他是科学家之中一个伟大人物。”

  “不错,”坚信笑道:“但是牛顿信神,而且是个基督徒。他有一个朋友,和他一样是个大科学家,但不信有神。虽然在信仰方面他们的意见不同,因为对于科学的志趣彼此相同,仍为好友。牛顿有一个很精巧的机械师为他造了一具太阳系缩影的模型,中央是一个镀金的大球,代表太阳周围是些较小的球,按照太阳系的顺序排列着,各小球分别代表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海王星……。各星用齿轮和带子套在一起,一绞曲柄,小模型便和谐合拍的移动起来。一天,牛顿在书房里看书,旁边的大桌子上放着这座模型。他的朋友进来了,一目了然那具模型之作用。他靠近模型,轻绞曲柄,模型便按着相对的速度运动起来。他衷心钦佩的定睛看这些小天体,称赞说:

  ‘啊!这模型真是精美极了,是谁造的?’

  ‘没有谁,’牛顿答道,连头也不回转,仍看他的书。

  ‘你根本不明白我的问题,我问是谁造的?’

  “牛顿抬起头来,冷冷静静的告诉他:‘不是谁造的,这个小模型是自然有的。’

  “这位朋友十分惊奇他的话,不耐烦的答道:‘你完全把我当作傻子!无论怎样,总该有人制造它,这人一定是个天才,我要知道他是谁。’

  “牛顿起来,把书放在一边,一只手搭在他朋友的肩膀上说道:‘这一具小模型不过是太阳系的缩影,它的法则不用说,你也知道。一个这么小的玩意儿我都不能叫你相信它没有一个设计与制造者,那么,你还说你相信这模型所代表的伟大星系却没有一个设计与制造者么?你这自相矛盾的结论是怎样推出来的?’

  “这位朋友即刻被牛顿说服,并且成了一个坚固的信徒。”

  自信听了他的兄弟这样讲,就默默不言。所以坚信继续谈说:

  “哥哥因为不能用五官与神有接触,就以为没有神是不是?我们用五官虽然不会认识神,我们应该知道这宇宙和其中一切的奇妙,都是一位无所不能的创作者所造成的。圣经明明的告诉我们:'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自信听他弟弟所讲的就问:“既然你说我们用五官不会认识神,究竟怎能与神有接触呢?怎能与神有来往呢?”

  坚信回答说:“我们的五官,各有各的用处。比如耳朵的作用是听声音,我们不能用耳朵看花的美丽。口的作用是说话或是吃东西,我们不能用口听雀鸟好听的歌声。这个道理连小孩子都会明白。我们的眼睛可以看宇宙和其中的奇妙,就该知道一切是神创造的,但是不能用眼睛看神,因为神是灵。如圣经所说:‘神是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所以,我们若要与神有来往是用我们的灵方可。”

  自信说:“我未曾听过这样的道理。你说的似乎有理。请多讲一点关于灵界的事可以吗?”

  坚信说:“圣经告诉我们人的来源是这样: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人同动物之大不同就在这点,故有人是'万物之灵'的说法。你曾经见过一只牛或是一只狗,去礼拜堂敬拜神吗?或是去庙宇烧香点烛吗?当然没有,为什么呢?因为动物没有我们人所有的灵。世界各种民族都有他们拜神的习惯,足以证明人与动物之不同,不过许多人,因为不知道那一位真活神而乱拜。比如中国人有土地神、四大金刚等等。六零年代印度国有三万万多人,有人说他们的神比人还多。但是,究竟是人造神呀!在四川乐山县对面有一座巨佛像,它是雕刻在岷江的石崖里,有二百英尺高,人可以站在那个像的耳朵里面。但是,那像虽然是巨型的,终归是人手所作的。”

  自信点头说:“我知道这是人手所造的,但是你所说这位真活神,岂不是十分渺茫、十分抽象的么?焉能知道他呢?既然人未曾见过他,我们关于他一切的思想岂不是猜的呢?你究竟有什么凭据证明你所信的是真的?”

  坚信说:“让我念一节圣经的话给你听,'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这位独生子就是耶稣基督,他在历史上是个事实,并不是渺茫的,像我们的孔夫子一样。但是,耶稣与普通的人大不相同,他一切所说的、所作的足以证明他不是个平常的人。他的门徒很像我们,要亲眼看到神才信。一天他的门徒名叫腓力对他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耶稣对他说:'腓力,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么?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神)。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总而言之,耶稣就是神在肉身中显现出来。”

  自信说:“那么,人信有一位真神就够了,为什么基督教又要叫信耶稣呢?”

  坚信说:“因为耶稣未从天降下来到世间,就名为道。圣经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有恩典有真理。’他成了肉身,就给他起名叫耶稣。圣经又说:‘人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因此耶稣他降世,‘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身上。’哥哥,若罪人要与神有来往,非信从耶稣基督不可。‘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上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我怎能知道关于耶稣的事?”自信问。

  “在圣经里面有四卷名叫福音书,是耶稣四个门徒描写他的生平,从他降生在世起,到他死在十字架、埋葬、复活、升天为止。若是哥哥真的要知道耶稣的事,需要看这些书。”

  “若是我看这些书,就能与耶稣有接触吗?”哥哥问。

  “这可不一定”,坚信说。“你看耶稣的生平,不过会得到多少关于耶稣的知识。许多人有这种知识而且信耶稣是真的,他们赞成他的道理,并十分钦佩他的博爱和伟大牺牲。但是这种知识不过是在头脑里面而已,我们与耶稣有来往是在灵性方面,不是靠我们自己的智慧。圣经说:‘世人凭自己的智慧不认识神。’又说‘属血气的人不领会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请你注意:是说‘不能知道’,所以不要奇怪许多富有学问的人和科学家不明白属灵的事,反以为是迷信。他们试用自己的智慧要看透属灵的事,是等于一个人用他的眼睛听雀鸟的歌声。根本是不能。”

  自信问:“既然我们不能用五官认识神,需要在灵性方面与他有来往,我应该作什么才可以与他开始有这种灵性上的接触呢?”

  坚信想了一会儿就说:“若是哥哥要知道这个,我需要将福音道理的大略解释给你听。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自信说:“请你讲。我要明白你们基督徒信的究竟是什么。我承认对于这些事我是个外行。”

  坚信说:“起初神造人的时候,人是完完全全,而且与神有密切的来往。神安放我们的先袓在一个园子里,使他们修理看守。神吩咐他们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很多人要知道那棵树究竟是什么,但我们现在不能确实的知道。那是不要紧,我们应该注意的就是神对他们所说的话应验了没有。我们的先祖受了魔鬼的引诱,就以为不听神的话也是不要紧,不一定会死。他们就吃了那棵树上的果子。”

  “结果怎么样,”自信问,“他们马上死了吗?”

  “有两方面的结果,”坚信说:“他们与神的来往断绝了,那就是灵性方面的死,如圣经所说:‘你们的罪使你们与神隔绝。’第二方面他们的肉身慢慢就衰老而且死了。因为他们犯罪,神对他们判定了‘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那样,罪就入了世界,而罪的结果就是死。圣经说:‘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我们人类岂不是这样呢?‘汗流满面才得糊口’,是多么普遍的一件事呢!死,这个东西,谁能避免它呢?'山中也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如圣经所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为什么呢?因为这是神命定的。‘罪的工价乃是死’既然人人都有一次要死,是证明人人都有罪,因为死是罪的结果。我们每逢遇到丧事,或看到义山,不得不回想神警告先祖的话,犯罪就‘必定死’。”

  自信说:“当然人人都是要死的,这是驳不倒的。科学家虽然能使人环绕地球,对于死的问题似乎毫无把握。人生命的路途总有一天要走完的,如古人所说:'人生似鸟同林宿,大限来时各自飞。'但是,不是死了就算了吗?何必作什么打算?你们基督徒究竟有什么凭据证明有来生呢?”

  坚信说:“我承认很多人对于有没有来生的问题完全是猜想的。'或者是这样,可能是那样'等等。这些话是他们的口头禅。因为他们证明不到所猜想的,而且弄出许多骗人的事来,不少的人以为什么宗教的信仰都是假的,是迷信。但是,我们从客观的立场看耶稣,不得不承认他与普通的圣人是大不相同。我们的孔夫子所讲的道理,与我们行事为人是很有益处的。比如他所说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与耶稣的道理很相似的。但是,对于来生的问题,似乎孔子没有把握。他说:'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又说:'未知生,焉知死。'耶稣不同,他不但说到今生的事,也很有把握的说到来生的事,甚至听他讲的人'都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他们的文士。'”

  自信插口说:“我们怎能知道耶稣所讲的是真的呢?虽然他的教训是很高尚的,他对于来生的事真有什么把握呢?怎能知道他所说的不是口头禅呢?”

  坚信笑道:“哥哥问的不错。那么,我们可以从两方面证明耶稣不是骗人的。第一是他所行的神迹:若是耶稣是个贤人而已,他怎能使一个生来瞎眼的人忽然间会看见呢?或是很多大麻疯的人忽然完全好了?或是一个死了,已埋在坟墓四天的死人活活的走出来呢?有许多同类的事发生,足以证明他不是平常的人,乃是神。第二,也是最大的证据:耶稣自己不但死在十字架上,而且埋在坟墓里,第三天,他复活了。复活以后,他在世间有四十天之久显给许多人看,有一天五百多人一同看到他。连我们现在所守的礼拜天也是记念耶稣的复活。因为耶稣胜过死的权势,有一天我们都要复活。圣经不但是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还说:‘死后且有审判’,耶稣的复活,就是证明这个事。请注意圣经的话:‘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因为他已经定了日子,要借着他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并且叫他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

  自信听了这话就说:“这样看来,谁站立得住呢?你不是证明了人人都有罪么?若是耶稣要按公义审判我们各人……嗳哟……我自己都怕,因为我有很多隐藏的罪,岂不是那一天要揭露么?那个报应岂不是要临到我的头上么?这个罪债,我能够作什么才还清呢?”

  坚信听到哥哥这样说,他的眼泪就滴下来。他就说:“亲爱的哥哥,你没有想过为什么耶稣那样痛苦的死在十字架呢?我们岂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么?在世界千千万万的人中,只有耶稣是完全无罪的,但是他的报应是最难受、最羞辱的。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他死,是为我们的罪死,为我的罪,为你的罪死,为普天下所有人的罪死。圣经说:‘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你的罪债,耶稣已经还清了。你是不能、而且不必作什么还它。圣经说:‘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耶稣来到世界,并不是要定我们的罪,乃是叫我们因他能得救。”自信问:“既然耶稣在十字架上为万人死了,担当了我们众人的罪,岂不是万人就可以得救么?这样,没有人沉沦下地狱,都会上天堂,是不是?”

  “万人得救的可能性当然是有的,”坚信说:“因为耶稣为万人尝了死味,但是,实际上并非这样。圣经告诉我们,‘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一个人若要得救,逃脱阎罗王的地方,他要诚诚实实的信服耶稣基督才可以。可说一个人得救有三件必要的事。

  “第一就是他必须愿意。人人都想天堂的福乐,但许多人根本不愿意离弃自己的路来信从耶稣,他们坚持这样的态度,完全没有希望得救,地狱的痛苦等待他们。圣经说:‘主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所以,从主方面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完全是在人的志愿上。

  “第二件事是悔改,或说,悔罪改过。悔,就是心里知道错了,改,就是在行为上更改。比如一个人平时寻花问柳,他要决心不再那样做。或是说谎话,他要定心说真话。或是偷东西,不可再偷,等等。如圣经所说:‘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神。’那就是悔改的意思。”

  自信问:“若是这样,为什么有些教友没有悔改呢?我看他们所作的、所说的,与那没有进教的人,毫无分别,怎能会这样呢?”

  坚信说:“圣经并没有说进教是得救,许多人在这件事上误会了。圣经明明的说人要悔改信福音才可以蒙神的怜悯,使他的罪得赦免。一个人未曾诚实的悔改信服主,他进教等于挂羊头卖狗肉。我们应该明白,天堂是个完全圣洁无罪的地方。圣经说我们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所以,无论何人,以为进教是得救,简直是自己欺骗自己。”

  “你说的十分有意思,”自信说:“第三件必要的事是什么?”

  坚信接着说:“一个人愿意诚实的悔改信靠主耶稣,他一切的罪可以得赦免,而且他可以得着永生,这永生并不是长生不老的意思,乃是说到灵魂永不入地狱,而永远在天堂受福的意思。既然耶稣已经代替我们死,只要我们专心信靠他,求告他,就必得救。” 自信问:“我们什么时候得救呢?岂不是要等到死过后才清楚呢?”

  坚信笑道:“信耶稣的初步就是信他对我们说的话。圣经说:‘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他的话是十分可靠的我们信心的根基是主的话。请哥哥注意圣经的话:‘信子的人有永生’, ‘子’是指耶稣,这句话是告诉我们信耶稣的人有永生。‘有’字是现在式,并不是将来。还有一节如此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意思就是说,真真信主的人已经有永生,已经离开了死亡的路,走上了永生的路。去年我自己这样信了主,我知道我的罪已经赦免了,而且我是属于耶稣的人,已经出了死入了生。”

  自信说:“我知道你的人生观与我的完全不同,虽然我笑你,我是很注意你,我看得出你有平安、有喜乐,而且,今晚同你谈,知道你对将来似乎很有把握。我没有什么平安,而说到将来的事,我完全没有把握。既然我从前嗤笑过耶稣,你想他愿意赦免我的罪,使我得救么?”

  坚信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这是耶稣说的话,不管人犯了什么罪,神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他一切的罪,只要你愿意悔改,信靠他,就必得着。”

  自信说:“我现在还很年轻,过些时候再下决心信耶稣,也不要紧吧?”

  坚信说:“哥哥!这是人生最要紧的问题,我劝你,不要迟延。不少的人知道他们是走错了路,应该悔改信主,但是以为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来,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态度。圣经说:‘不要为明天自夸,因为一日要发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古人也曾说:'路不行不到,事不为不成。'人人都想得到天堂的福气,但是,若不来信从耶稣走天路,怎能到他们所想望之地呢?许多人要永远受地狱的苦,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耶稣,是因为他们忽略机会,想不到的时候,死就追到他们。有一位姓古的青年,很多次听过主的福音,他心里知道是真理,而且总有一天他要悔改信主。但是他先要读完书,建立事业,结婚成家,再慢慢的想到信仰的问题。他的哥哥信主,而且多次劝他的弟弟悔改信主,他却不肯,高中已读完了,毕业考试也过去了,他们正等待成续公布,忽然他的一个同学病了,短时之内就死去。他看这可怜的朋友这样快过去,就想:'若是轮到我,究竟我的灵魂在什么地方?'他就马止下了决心悔改信主。”

  自信说:“我不要迟延,今晚你对我所说的,解除了许多误会。现在我明白多些,也愿意信从耶稣,与你一同跑天路。你所说的那一句圣经的话是怎样的?‘恶人要离弃自己的路……’我记不清楚,可以再说么?”

  坚信打开了圣经就念:“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恶人要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悯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

  自信说:“我多么需要他的怜恤和赦免。愿他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需要你作我的顾问,帮助我怎样看圣经、祷告等等,因为对于这些事,我是不懂。”

  坚信拉着他的哥哥的手就说:“我能够作的就乐意作。从今以后,我们要像保罗‘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们来得的奖赏。’”

  在他们面前太阳平西了,地平线以上的云都灿烂如退光的金,反射在两位满有喜乐和希望的青年身上。坚信就说:“哥哥,你看,今天你是离开黑暗,走上光明的道路,因为,我们的主说过:‘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首页 | 培灵文摘 | 生命灵粮 | 圣经诠释 | 馀民书苑 | 讲道文集 | 喻道故事 | 蒙恩见证 | | 圣乐赞美 | 福音论坛 | E-mail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

沈阳市 · 北市教会

E-mail:Lnsda@tom.com
 

2003.3.10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