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培灵文摘\

 

饮食改良的极端

 

很多人的饮食改良只是戒掉不洁净的肉类,他们说:饮食改良只要到利未记十一章就够了。其实他们好象是说:“只要信就够了,不必成圣。”“当叫众人知道你们的中庸之道。”

口中承认信服饮食改良的人,并不都是真正的改革家。许多人之所谓饮食改良,不过是戒除某种不卫生的饮食而已。他们并不彻底了解健康的原理,桌子上仍堆满着有害的珍馐,要他们在基督徒的节制之道方面做真
正的模范,资格还相差得远哩!

另有一等人,为了切心要做饮食改革的模范,就趋于对方的极端──有些人得不到最适宜的饮食,就非但不设法找可作代替的食物来补救,反随便地吃菲薄无滋养价值的东西,以至所吃的不够供给制造良好血液所需的原料,致使身体受亏损,工作的效率也就减少。这种人的榜样非但不为饮食改良的主义争荣,反予人以不利的口舌。

还有一等人以为健康之道既以简单的饮食为尚,那么我们对于食物的选择和烹饪就不必多费心思。于是有的人就过分地克苦,吃极空乏菲薄的食品,质既粗劣,种类又不够身体各部的需要,他们的健康就发生问题,周身都受影响。

对于卫生改良主义一知半解的人,往往是最严格而固执的。他们不但实行自己的主张,更要硬叫亲戚和邻舍服从他们的意思。然而他们自己病弱的身体所显示错误改革的结果,和他们那勉强别人服从自己主张的种种行为,往往引起许多误会,终究使人完全拒绝卫生改良的主义。
那真能了解卫生之道而依着规例行事的人,必取中庸之道,不走过分或不足的极端。他们拣选食物,不单为口腹的满足,也从身体的建造方面着想。在一切事上,他们总打算保养全身的精力,以期为上帝和人类作最重大的服务。他们的食欲,是受良心和理智管束的,他们所得的酬报,便是身体和心灵的强健。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们虽不以侵略的态度,在别人身上硬行自己的主张,然而他们的榜样,却是优美主义的好见证。这种人有广大的好影响。

饮食改良的道理中,包括真正的常识。人们对于这端道理,应作广博深切的研究。若是两人的主张和见解不能样样方面相同,谁也不该批评谁。我们不能立什么一定不变的规则来管理各人,所以没有人可把自己算为众人的规范。再说人的口味,各有不同,这个人以为美味滋养的食物,那一个人也许要算为乏味,甚至有害。象有些人不能喝牛奶,有些人却几乎靠牛奶度日。有些人不能消化豌豆黄豆等,有些人却很能得到豆的滋养。又如黍谷之类,对于有些人是极好的食物,但是有些 人却不能吃。住在穷乡僻壤的人,若是难以得到水果和坚果等食品,我们就不该催迫他们把牛奶和鸡蛋放弃。固然,身体肥胖和欲性旺盛的人,应该戒除戟刺食物,特别是在子女们多放纵情欲的人家,不该用蛋。然而对于一般制血器官衰弱的人,牛奶和鸡蛋却也不能完全丢开──尤其是在不能得到一切别的适宜食物时,不过吃牛奶的人不可不注意选择壮健的牛,吃鸡蛋的人,应选择壮健的鸡,方不致受疾病的传染。而且鸡蛋应当煮得最易消化为要。饮食改良,应有进步的趋势。牲畜的疾病天天增多,那么吃牛奶和鸡蛋的危险也必愈久愈大。我们当趁现今的时候,设法找滋养料丰富而价钱便宜的食物来代替鸡蛋和牛奶,一方面到处去教导人民怎样在烹饪方面免用鸡蛋和牛奶,而仍有滋养可口的食物。

一天两餐的办法,据一般人试行是很有益于身体的;然而在有的情形之下,第三餐也确是不可少的。不过人若是吃第三餐,必须吃得少,而且吃容易消化的物品,如饼干、面包干、水果、或麦茶,都是晚餐最适宜之品。有些人时常关怀他们的食物,无论它是如何简单与卫生,总以为是与己有害的。我(怀氏自称)要对这等人说:不要想你们所吃的饭食于你们有害,一点也不要放在心上。你们依自己最好的评断去吃,既求上帝使饭食营养你们的身体,就该安心息虑地相信他会听你们的祈祷,不必瞎想了。按卫生的原理,凡是刺激肠胃而有害健康的食物,我们一概必须戒除,同时我们尤要记得过于菲薄的饮食,能使血液衰贫。而且饮食不足,会酿成极难医治的疾病。身体的营养不足,胃病和痨瘁等病就因之而起。那些采用这种饮食的人,并不都是因为贫穷的缘故,乃是因为没有知识,或是疏忽,或是因为要实行他们错误的改良观念的缘故。

人疏忽身体,虐待身体,使身体不配为上帝服务,这就是不荣耀上帝。治家者的一种首务,就是预备美味而强身的饮食来营养身体。宁可在衣着和家用的器具上面节省,终不可刻苦饮食。

有些主持家政的人,为了厚待宾客,就吝节家中的伙食。这是愚笨的打算。款待客人的饮食,应该力求简单。我们该先为自己家里的人着想。愚笨的节省与虚伪的习俗,往往拦阻人实行那有需要而且有福的接待客旅之事。我们平日桌上的饮菜应该如此适宜,以至随时有客人来,主妇都可以不必另备饭菜。

我们应该吃什么东西,应该怎样煮菜煮饭,这是人人都当学习的事。男子也象女人那样,需要学习简单卫生的烹饪之法。他们往往因公务而到不能获得适宜饮食的地方,在这种时候,若是他们有一点烹饪的知识,必能大有帮助。

我们对于饮食一道,要详加考虑,作彻底的研究。我们要修养自治的能力,使食欲受理智管束,总不要胡吃胡喝地虐待肠胃,也不要刻薄身体的需要,不吃优美滋补的食品。一般改革不彻底之人的狭窄观念,于卫生的道理有很大的妨碍。卫生家应该明白人们对于饮食改良主义,是要看那已实行改良的人桌上所排的食物而作判断的。所以卫生改革的信徒,应该以身作则地代表他们的主义,使公正坦白的旁人,见货估价,万不可做愚笨的事,而使主义受毁谤。但有很多人是怀着成见反对饮食改良的。无论是什么运动,无论多么合理,若是对于饮食方面宣传什么节制,他们总是要反对的。这等人专顾口中的滋味,而不遵从卫生的条例。凡违反旧风俗而提倡改革的人,不论理由是多么充足,他们都以为是激烈派。在这等人面前,卫生家不可故意地显示自己与他们是多么不同,却应该尽量地在不牺牲主义的情形之下与他们妥洽。提倡改革的人,若是趋于极端,旁人以为真正的卫生家都是这样的,就难怪要完全拒绝他们的主义了。这种极端举动,对于主义的威信在很短的时期中所能造成的害处,往往要比一生合理的榜样所建设的功绩更甚。卫生的改革是根据宽大广泛的主义为标准的,我们不可把狭窄的主张和举动来限止它的范围。然而我们也不可因别人的反对和讥嘲,或讨人欢悦的心理而游离主义。凡真正服从主义的人,必能坚定不移地为真理而站立;然而在与人相处之间,他们也会表示一种基督那样宽宏大量的真精神。

很多人的饮食改良只是戒掉不洁净的肉类,他们说:饮食改良只要到利未记十一章就够了。其实他们好象是说:“只要信就够了,不必成圣。”“当叫众人知道你们的中庸之道。”口中承认信服饮食改良的人,并不都是真正的改革家。许多人之所谓饮食改良,不过是戒除某种不卫生的饮食而已。他们并不彻底了解健康的原理,桌子上仍堆满着有害的珍馐,要他们在基督徒的节制之道方面做真正的模范,资格还相差得远哩!

另有一等人,为了切心要做饮食改革的模范,就趋于对方的极端──有些人得不到最适宜的饮食,就非但不设法找可作代替的食物来补救,反随便地吃菲薄无滋养价值的东西,以至所吃的不够供给制造良好血液所需的原料,致使身体受亏损,工作的效率也就减少。这种人的榜样非但不为饮食改良的主义争荣,反予人以不利的口舌。

还有一等人以为健康之道既以简单的饮食为尚,那么我们对于食物的选择和烹饪就不必多费心思。于是有的人就过分地克苦,吃极空乏菲薄的食品,质既粗劣,种类又不够身体各部的需要,他们的健康就发生问题,周身都受影响。

对于卫生改良主义一知半解的人,往往是最严格而固执的。他们不但实行自己的主张,更要硬叫亲戚和邻舍服从他们的意思。然而他们自己病弱的身体所显示错误改革的结果,和他们那勉强别人服从自己主张的种种行为,往往引起许多误会,终究使人完全拒绝卫生改良的主义。
那真能了解卫生之道而依着规例行事的人,必取中庸之道,不走过分或不足的极端。他们拣选食物,不单为口腹的满足,也从身体的建造方面着想。在一切事上,他们总打算保养全身的精力,以期为上帝和人类作最重大的服务。他们的食欲,是受良心和理智管束的,他们所得的酬报,便是身体和心灵的强健。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们虽不以侵略的态度,在别人身上硬行自己的主张,然而他们的榜样,却是优美主义的好见证。这种人有广大的好影响。

饮食改良的道理中,包括真正的常识。人们对于这端道理,应作广博深切的研究。若是两人的主张和见解不能样样方面相同,谁也不该批评谁。我们不能立什么一定不变的规则来管理各人,所以没有人可把自己算为众人的规范。再说人的口味,各有不同,这个人以为美味滋养的食物,那一个人也许要算为乏味,甚至有害。象有些人不能喝牛奶,有些人却几乎靠牛奶度日。有些人不能消化豌豆黄豆等,有些人却很能得到豆的滋养。又如黍谷之类,对于有些人是极好的食物,但是有些 人却不能吃。住在穷乡僻壤的人,若是难以得到水果和坚果等食品,我们就不该催迫他们把牛奶和鸡蛋放弃。固然,身体肥胖和欲性旺盛的人,应该戒除戟刺食物,特别是在子女们多放纵情欲的人家,不该用蛋。然而对于一般制血器官衰弱的人,牛奶和鸡蛋却也不能完全丢开──尤其是在不能得到一切别的适宜食物时,不过吃牛奶的人不可不注意选择壮健的牛,吃鸡蛋的人,应选择壮健的鸡,方不致受疾病的传染。而且鸡蛋应当煮得最易消化为要。饮食改良,应有进步的趋势。牲畜的疾病天天增多,那么吃牛奶和鸡蛋的危险也必愈久愈大。我们当趁现今的时候,设法找滋养料丰富而价钱便宜的食物来代替鸡蛋和牛奶,一方面到处去教导人民怎样在烹饪方面免用鸡蛋和牛奶,而仍有滋养可口的食物。

一天两餐的办法,据一般人试行是很有益于身体的;然而在有的情形之下,第三餐也确是不可少的。不过人若是吃第三餐,必须吃得少,而且吃容易消化的物品,如饼干、面包干、水果、或麦茶,都是晚餐最适宜之品。有些人时常关怀他们的食物,无论它是如何简单与卫生,总以为是与己有害的。我(怀氏自称)要对这等人说:不要想你们所吃的饭食于你们有害,一点也不要放在心上。你们依自己最好的评断去吃,既求上帝使饭食营养你们的身体,就该安心息虑地相信他会听你们的祈祷,不必瞎想了。按卫生的原理,凡是刺激肠胃而有害健康的食物,我们一概必须戒除,同时我们尤要记得过于菲薄的饮食,能使血液衰贫。而且饮食不足,会酿成极难医治的疾病。身体的营养不足,胃病和痨瘁等病就因之而起。那些采用这种饮食的人,并不都是因为贫穷的缘故,乃是因为没有知识,或是疏忽,或是因为要实行他们错误的改良观念的缘故。人疏忽身体,虐待身体,使身体不配为上帝服务,这就是不荣耀上帝。治家者的一种首务,就是预备美味而强身的饮食来营养身体。宁可在衣着

和家用的器具上面节省,终不可刻苦饮食。有些主持家政的人,为了厚待宾客,就吝节家中的伙食。这是愚笨的打算。款待客人的饮食,应该力求简单。我们该先为自己家里的人着想。愚笨的节省与虚伪的习俗,往往拦阻人实行那有需要而且有福的接待客旅之事。我们平日桌上的饮菜应该如此适宜,以至随时有客人来,主妇都可以不必另备饭菜。

我们应该吃什么东西,应该怎样煮菜煮饭,这是人人都当学习的事。男子也象女人那样,需要学习简单卫生的烹饪之法。他们往往因公务而到不能获得适宜饮食的地方,在这种时候,若是他们有一点烹饪的知识,必能大有帮助。

我们对于饮食一道,要详加考虑,作彻底的研究。我们要修养自治的能力,使食欲受理智管束,总不要胡吃胡喝地虐待肠胃,也不要刻薄身体的需要,不吃优美滋补的食品。

一般改革不彻底之人的狭窄观念,于卫生的道理有很大的妨碍。卫生家应该明白人们对于饮食改良主义,是要看那已实行改良的人桌上所排的食物而作判断的。所以卫生改革的信徒,应该以身作则地代表他们的主义,使公正坦白的旁人,见货估价,万不可做愚笨的事,而使主义受毁谤。但有很多人是怀着成见反对饮食改良的。无论是什么运动,无论多么合理,若是对于饮食方面宣传什么节制,他们总是要反对的。这等人专顾口中的滋味,而不遵从卫生的条例。凡违反旧风俗而提倡改革的人,不论理由是多么充足,他们都以为是激烈派。在这等人面前,卫生家不可故意地显示自己与他们是多么不同,却应该尽量地在不牺牲主义的情形之下与他们妥洽。提倡改革的人,若是趋于极端,旁人以为真正的卫生家都是这样的,就难怪要完全拒绝他们的主义了。这种极端举动,对于主义的威信在很短的时期中所能造成的害处,往往要比一生合理的榜样所建设的功绩更甚。卫生的改革是根据宽大广泛的主义为标准的,我们不可把狭窄的主张和举动来限止它的范围。然而我们也不可因别人的反对和讥嘲,或讨人欢悦的心理而游离主义。凡真正服从主义的人,必能坚定不移地为真理而站立;然而在与人相处之间,他们也会表示一种基督那样宽宏大量的真精神。《服务真诠》第25章

 

 

 

 首页 | 培灵文摘 | 生命灵粮 | 圣经诠释 | 馀民书苑 | 讲道文集 | 喻道故事 | 蒙恩见证 | | 圣乐赞美 | 福音论坛 | E-mail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

沈阳市 · 北市教会

E-mail:Lnsda@tom.com
 

2003.3.10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