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讲道文集\林大卫

“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之辨正

   

4:9“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 为上帝的子民存留, 常被人加以不符合原文词义的解释:

1) 有人认为“另一安息日的安息”是指七日的第一日。
2) 有人认为此节经文乃指圣徒将来在天国享受的安息。

查此句的原文无“另”字。英、法、德等译文均无“另”字。中文本加了这个字。1905年施约瑟译的浅文理中文《新约》译之为“由是观之,必尚有安息为上帝之民存留。”此译文既无“另”字,也无“一”字。今参照施氏译文将中文的“另、一”删去,则得:“必有安息日的安息为上帝的子民存留。”可见,按原文,以上第一种解释不能成立。因第一种解释全以“另”字为根据.

第二种解释能否成立? 也不能。下文指明其错误之处。

希腊文的“存留”,主要有两个词。一是“阿坡来坡”apoleipo, “遗留”之意;另个“阿坡开麦”apokeimai。是“留到将来”之意。今举例说明如下:

1) 遗留:“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 ”“特罗非摩病了, 我就留他在米利都。(提后:13,20) 2)留到将来:“给你们存在天上的盼望。”(西1:6)“从此以后, 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8)

“为上帝的子民存留”的安息日的安息,其原文 apoleipo 是留到将来的,而是“遗留”给他们的。是什么遗留给他们的呢?是旧约过渡到新约时留下来的。显然,此节经文讲的不是未来天国的安息。以下两节经文加强“留给人现在享受”之意:

1) “我们既蒙留下有进入他安息的应许……”(4:1)“我们已经相信的人, 得以进入那安息。(4:3)“得以进入”原文时态是现在式, 不是将来式。

对于凡是正视事实的人,以上凭据是充足的。但有人可能还不信服。删去“另”字,尽管有原文为根据,但来4:8提到“别的日子”,似乎同那“另”字有关。

为了解决这问题,必须研究“别的日子”究竟指什么。

查此节经文全文是:“若是乔舒亚已叫他们享了安息,后来上帝就不再提别的日子了。”为什么在此提出乔舒亚来?

《希伯来书》的作者是犹太人, 料到熟悉乔舒亚记的犹太读者们, 会想起此书曾六次提到乔舒亚使以色列民享了安息。(见书1:13,15; 11:23; 21:44; 22:4; 23:1) 3:7-11“安息”的话, 是从七十士译的希腊文《旧约》引来的。用了六次的动词,正是来4:8 katapauo (叫享安息),与来3:11katapausis(安息)是同一字根。上引《乔舒亚》原文有六处出现此词, 中文译为“平安”四次,“安静”一次,“太平”一次。

保罗指出:乔舒亚领以色列民占领迦南地之后所享的安息,是因停战而实现的社会安定,不同于上帝的安息; 故乔舒亚没有叫他们享上帝的安息。“不再提别的日子”一语, 究竟指什么, 尚待澄清。

先应说明:“别的日子”不可能是七日的第一日。因本节的话题是:乔舒亚没有叫以色列享了上帝的安息,“所以过了多年……又限定一日:‘今日'”让他们进入他的安息。这就是那“别的日子”,是《诗篇》95篇的“今日”。它区别于乔舒亚的“平安”。下文研究“今日”同安息日的关系。

以上援引来4:7 的话,在和合本译文的“限定一日”后面加了“今日”,是根据原文加的。和合本的译者可能认为此处“今日”多余了,故有意漏译。这是明显违反翻译工作中“信”的准则之例。

其实,这一“今日”并非多余。它说明“今日”是上帝明确“限定”为他子民进入他安息的日子,不是任何一日。

上帝所限定的日子是那一天?答:“其实造物之工,从创世以来已经成全了。论到第七日,有一处说,`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祂一切的工。'又一处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4:3-5)很明显,两节经文相提并论,表明上帝所说“我的安息”,正是祂在创造天地时所设立的安息圣日。

4:4 说,上帝最初限定第七日为祂子民进入祂安息的日子。来4:7 说祂“过了多年,就在戴维的书上再限定一日:`今日'”。此处“又”的原文palin, 将译文更正为“再”更为确切。因为初次限定的日子和后来“再限定”的日子,是指同一个圣日。

既然如此, 4:8所说“别的日子”是哪一天?应注意: 本节经文的意思是: 乔舒亚叫人享的平安,不是上帝的安息,所以他才在诗篇里“再提别的日子”让他的子民进入他的安息。此处“别的日子”是区“别”于乔舒亚时代的“四境平安”。(21:44) 当年,“耶和华使以色列人安静,不与四围的一切仇敌争战。”(23:1)“安静”固然也是一种安息,但不同于诗篇95篇所说,“我的安息”。下文的分析说明,来4:8 “别的日子”正是上帝“限定”的安息日。

《希伯来书》的这一段论“安息”的经文从来3:7 开始, 到来4:13结束。全文突出两个词:“安息”出现10次;“今日”5 次。“安息”同“今日”有何内在联系?考查诗95篇的内容,它很适合于会众在安息日崇拜仪式中朗读。前半段说:

“来啊,我们要向耶和华歌唱,向拯救我们的盘石欢呼! 我们要来感谢祂,用诗歌向祂欢呼。

“因耶和华为大神,为大王,超乎万神之上。地的深处在祂手中,山的高峰也属祂。海洋属祂,是祂造的;旱地也是祂手造成的。来啊,我们要屈身敬拜,在造我们的耶和华面前跪下。因为祂是我们的上帝,我们是祂草场上的羊,是祂手下的民。”

"我们”出现七次,说明这是供会众朗诵的前段。文中一连三次提到上帝造海洋、旱地和我们。这很明显是记念上帝创造之工的诗篇,全文饶有安息日的精神气息。

从后段起,本诗篇即改换口气:“我们”转为“你们”。保罗郑重声明:这是“圣灵有话说”。此句的头一个词,中文是“惟愿”,但原文是“今日”(ha-yom)

按犹太会堂崇拜仪式的传统,讲台上设有一位男高音领唱员,英文称之为cantor,常同会众作对应式歌唱。查近代欧美阿什肯那金派(Ashkenazim)犹太教徒,在星期五晚迎接安息日聚会时,仍照古老传统集体朗读诗95篇。每当会众读到“我们是……祂手下的民”时,便停止朗读。于是,台上领唱员引吭高歌:“哈-哟-姆!惟愿你们听他的话……”。每逢安息日,这阵嘹亮的歌声,和那严肃的警诫,给会众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为此,圣灵感动保罗以“今日”为主题,劝勉圣徒要操练信心,进入上帝的安息。这“今日”篇,是圣灵说的话。

因为犹太教徒常在安息日听见这“今日”篇被朗读出来,在他们印象中,“今日”一定是指安息日。故保罗不需要说,“‘今日’乃指安息日。”我们掌握了诗95篇在犹太教崇拜仪式中的用法,及犹太人对“今日”篇的传统印象,就能明了全篇论“安息”之经文的思路。否则,人对此经文的原意似懂非懂,随意翻出面目全非的译文o

本篇“安息”的原文 katapausis (卡塔抛希斯),用 9;“安息日的安息”的原文sabbatismos, 只见用 1 次。(中文来3:19“安息”是译者加的) 下文要将“安息日的安息”对照原文进行分析辨正。

该词在全部《新约》中,只出现一次,故此近代和现代的译者,有的以为它是katapausis(安息)的同义词,惟独添了安息日的色彩而已。中文和合版反映了这种认识。其实二者不是同义词。一个是名词,一个是动名词。有的译者,如布雷克(Bleek) 以为sabbatismos 是作者自创的新名词。其实不然。在非基督教哲学家普鲁塔克(Plutarch, 公元46-128)的遗着《论迷信》(De Superstitione),第三章中用过这个词,其用法清楚易懂,指犹太人守安息日的习惯。后来的教父们也有用之者,简单地指守安息日的习惯。在犹斯丁(Justin)的作品中, 此词同sabbata phulassein sabbatizein (均指“守安息日”)交替使用。它是从动词 “守安息日”(sabbatizo)衍生的动名词,其衍生法符合希腊文法规则。今举例说明:

动词

译文

动名词

baptizo

heortazo

sabbatizo

施浸

守节期

守安息日

baptismos浸礼

heortasmos 节期的遵守

sabbatismos 安息日的遵守

可见“安息日的安息”的译法不正确, 因它不是动名词。原文是个动名词, 译文也该是个动名词:“安息日的遵守”或“守安息日的习惯”, 相当于英文的 Sabbath observance Sabbath-keeping。如此,4:9应译为:“这样看来,安息日的遵守仍留于上帝的子民。”即“留给上帝的子民。”

“为上帝的子民存留”改为“留给上帝的子民,”既符合原文“子民”与格的格式(见注),也符合“遗留”的涵意。和合本的译法却有“留到将来享受”的涵意。本文提的新译法参照了提后4:13的模式:“我……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

经分析改译,一段比较含糊,常被人误解的经文,原义昭然:成了清楚易懂的话,说明安息日为何留给上帝的子民。

有人说, 犹太信徒本来就守安息日, 不需要向他们证明安息日仍然存留。对! 他无需证明任何事。全篇论“安息”的经文是勉励性的,不是辩论性的。作者只是用信徒熟悉的经文劝他们力争进入上帝的安息。为此,“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安息日的遵守仍留给上帝的子民。”

4:9的中译文错误地加了“另”字;又错误地从来4:7删掉“今日”, 结果使全篇经文面目全非。

还必须指出: 3:13“总要趁“译错了。如按原文字面翻译, 此句应译为: “直到(achris hou)今日(to semeron)被叫(kaleitai)时。”但如此翻译,文不成章。中文和合版译者参照英文本的 as long as it is called today, 译之为“趁*。其实,此处的英译文也有误。

查此节原文在文法结构上有一特点,译文未能表达出来。按希腊文法,定冠词的性别,同名词一样分为阴、阳、中三性。按通常用法, 冠词的性别应与所属名词的性别一致。本文的“今日”系阴性,但其冠词是中性。这表明此处“今日”指的不是时间上的今日, 而是那“今日”篇。犹太人惯用文章的首词为篇名。例如:《创世记》篇名是“起初”(b'reshith);《出埃及记》篇名也是首二词:“此名”。至于“被叫”一词, 指的是犹太会堂讲台上领唱员大声唱出Hayom(今日)的习惯。保罗以诗95:7-11 为主题, 教信徒“彼此相劝……直到[安息日]‘今日’篇被叫时”。希伯来文“叫”字也作“读”和“念”字用。况且其词汇中除“叫”字外,无其它可译为“读”的词。《旧约》中“读”见用42,原文全系 qara();希腊文的“读”是 anaginosko。今考虑到《希伯来书》是犹太人写给犹太人看的, 再考虑到希腊文的“叫”(kaleo) 是希伯来文“叫”(qara)的衍生词,故把来3:13“叫”译为“朗读”或“吟诵”,有语文学的依据。多数英译文改用形式主语 "it" 的被动语态 it is called today, 也偏离了原意。

查三种现代版的希腊文《新约》, 其中凡是引自《旧约》的经文, 皆改用黑体字以示区别。今查明:3:13“今日”(semeron)系黑体字, 而其中性冠词(to)不是黑体字。这说明,这三部希腊文《新约》的编辑, 都确认此“今日”不是指时间, 而是指那引自《旧约》的“今日”篇。查几种英文译本, 为要显示此特点, “今日”加有引号; 但这还不足以表达作者以中性冠词配合阴性“今日”的用意。中文《圣经》译者未能显示此特点,致使译文偏离了原文实意。

有人说:文中“我的安息” 不是安息日,因以色列民在摩西时代已开始守安息日,乔舒亚和戴维时代也一直守安息日。故“他提别的日子”,不可能是安息日。

好。姑且否定“我的安息”就是安息日的安息,然后探讨其它两种说法。

此经上下文有什么话能证明来4:9 是指七日的第一日呢? 没有。整卷书只字不提第一日。来4:4却说,“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祂一切的工。”来4:10,“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上帝歇了祂的工一样。”请问:这两节经文令人想起每周的第一日,还是第七日呢?如果说犹太人早已遵守安息日,所以圣灵这话是叫他们改守第一日, 那有什么根据呢?没有根据。上帝说:“我必不背弃我的约,也不改变我口中所出的。”(89:34)

有什么凭据证明来4:9 “安息日的安息”是留待将来享受的呢?没有。上下文只字不提将来的事。来4:3:“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其动词“进入”是现在式,不是将来式。再提来4:9 “遗留”和来 4:1“留下”等,对于“现在进入安息”的意思构成三个有力的证据。

4:8 所说, “别的日子”,其区别对象是乔舒亚时代。而且来4:7 说明:这“别的日子”是上帝所限定的“今日”。

以上论据全属经文的内证,说明来3:7从诗 95:7引用的“今日”,因为一直是在安息日聚会时大声吟唱的,故在犹太会众印象中,“今日”总是“安息日”的同义词。

95篇的文字结构使人看出, 前段是供会众朗读的; 后段是由领唱员“叫”唱的。现在能否查明,在一世纪犹太会堂里的仪式确是如此进行的呢?这方面的直接证据还没找到,但间接的凭据有两篇遗着,是二世纪前后撰写的,证明古代犹太拉比们多有把诗95篇的“今日”与安息日视为同等。查犹太人最早将拉比们对《圣经》的讲解写成书的,约在公元300 年,有拉比利未(R. Levi)把能回忆的古人遗训写下来。在《诗篇注释》(Midrash Tehillim)卷二,92页他说:

“他们(以色列民)何时按诫命守全一个安息日,他们就必得蒙救赎,正如经上所说,`今日,惟愿你们听他的话。'又说,`……守安息日为圣日。'(5:12)

比以上拉比早一代的拉比约哈南(R. Johanan)有遗言说:“有福的圣者对以色列说:`我虽然已经预定千禧年实现的时期,而且不论以色列悔改与否,预定时期一届满,千禧年必然到来,但如果他们只悔改一天,我就要使千禧年提前来到。'正如:`今日(救恩到来)惟愿你们听他的话。'我们还晓得:我们若能把全部十诫守好(一天),戴维的儿子就必来临。照样,人若能守全一个安息日,戴维的儿子也会来临,因为安息日等于全部十诫。(Midrash Rabbah)

约哈南像利未一样把安息日同“今日”联系起来,在引用诗95篇的“今日”那句话之后,就说,“人若能守全一个安息日,”就是守好全部十诫。“安息日等于全部十诫。”

这一概念在犹太拉比们的遗着中长久流传;但在一、二世纪的著作中,只找到此二例。考虑到早世纪的著作能保存到现代的数量不多,而在仅存的古籍中竟有两段文字将诗95篇的“今日”同安息日联系起来,说明古代的拉比们持有这种观点的必是更多。此重要旁证表明:《希伯来书》将“今日”同安息日结合为一,有悠久的传统认识和崇拜仪式为背景。不理会此背景的现代学者,难怪翻不出剔透的译文。

必须认识到:本书信的读者是一世纪改信耶稣的犹太人,而我们是二十世纪的外邦信徒。故此,我们要尽可能置身于古犹太基督徒的环境中,设想他们特殊的宗教背景是如何反映在这一书信中的。美国学者劳尔义(S.T.Lowrie)说的不错:

“使徒们去世之后,这个旧约真理的基督化形式对基督教界必是相当生疏的。但当这书信逐渐被更多教会承认为正经之后,它才有点影响。但由改信耶稣的犹太人所组成的教会团体,当时早已绝迹,也没有什么信徒的处境同原先阅读《希伯来书》的人完全一样。这一事实使得这书信的部分题旨,尤其是这关于“安息”的特殊教训,被人用外邦信徒的眼光来阅读。他们的思想方式势必很难领会早期犹太基督徒所能看懂的话。于是这世世代代递传下来,对“安息”的解释,是外邦信徒的传统观点。这就说明,尽管我们竭力置身于原始读者的地位,但我们毕竟不可能对此书的各个要点,看得像他们一样清楚。”劳尔义着《希伯来书注释》114

劳尔义是众多英美学者中注重将sabbatismos 译为英文动名词,并未用不定冠词的少数学者之一。倘若中译文纵然不用“另”字,而仍用“一”字,将此经文译为:“必有一安息日的遵守留给上帝的子民”。那么,读者所得到总的印象还稍有“另”的涵意。

原希腊文sabbatismos 无冠词,而大多数英译文加用不定冠词 a。如此,动名词“守安息日”加用不定冠词,得译文,a Sabbath-observance, a Sabbath-keeping, 使人想到将来,或第七日以外的另一个圣日。其实,这并非此句原文的必然译法。《新约希腊文法》的编者罗伯特逊 (A.T.Robertson) 796页指出:没有定冠词的希腊文名词,其译文不一定要用不定冠词的,还可能要用定冠词。

劳尔义前文作的提示,促使本作者考查犹太教崇拜仪式的传统,及来3:13`今日' 篇被叫时”的确切译法。犹太会堂在一世纪的安息日朗读诗95篇的事,虽然没有第一手数据为旁证,但来13:3本身就是最有力的内证,说明当时犹太会堂里,该诗篇确是如此“被叫”的。否则此节经文是写不出来的。

《希伯来书》被早期东西方各教会普遍承认为正经,是在第二世纪之后。当时罗马帝国全境排犹运动方兴未艾,各地教会停守安息日,改守星期日的倾向愈益发展。此种形势对《希伯来书》外邦读者的影响,可想而知。他们不熟悉犹太人会堂的崇拜仪式,故对来3:13所说:“到‘今日’被叫时”不能理解,便随意翻译。有人将来4:9 的话误译为“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也是很自然的结果。

如今为了很好掌握《希伯来书》作者时代的宗教背景,应事先肯定他是个长久受过拉比们传统教育的犹太人。而当代拉比们对安息日的神圣,非常重视。他们所声称:“安息日等于全部十诫”, 很能代表当时流传的信念。耶稣屡次在安息日的守法上触犯了犹太人的遗传, 更能说明问题。在他们看来,耶稣犯了他们定的规条,就是犯了安息日。其实,“安息日的主”并没有犯过安息日,只是把自己为人类设立的这个成圣的记号,照他原定的宗旨给人作了正确的榜样。

《希伯来书》关于安息日的教导,符合主的原意。诗95篇劝人“不可硬*着心,才能进入上帝的安息。犹太人守安息日,流于形式。圣灵劝他们要“有信心与所听的道调和;”凡“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有了信心, 才不至于“硬着心“上帝要的是“虚心痛悔, 因我话而战竞的人。(66:2)

劳尔义对来4:9的剖析作如下结论:“我们翻译来4:9的方法显然对守安息日问题有极重要的意义。它使此节经文成为《新约》中维护第四条诫命的最有力的证据。”劳着《希伯来书注释》131页脚注

本经文总的信息是什么?先应肯定:当初读此书信的人是守安息日的。但仅在形式上守圣日还不够。惟有“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4:3) 为此,“安息日留给上帝的子民,”是给他们操练信心用的。这显然是“圣灵有话说”的实意。可是全篇有关“安息”的论证,也是针对犹太人的一种传统认识提出来的。诗95:7-11: “惟愿你们今天听他的话!你们不可硬着心,像当日在米利巴,就是在旷野的玛撒。那时你们的祖宗试我探我的作为。四十年之久,我厌烦那世代,说: '这是心里迷糊的百姓, 竟不晓得我的作为。'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说: '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

玛撒的事件在四十年之初 (17:7);米利巴在四十年之末 (20:13)。可见那四十年的飘流没有使以色列的心灵改变。四十年开始时,上帝因百姓不信,宣判刑罚说:“你们的尸首必倒在旷野,你们的儿女必在旷野漂流四十年,担当你们淫行的罪。”(14:29,33)及至四十年届满,乔舒亚率领以色列占领迦南地之后,终于达到“四境平安(安息)

犹太人的传统认识是,以色列当时已享了安息。但圣灵的启示却否定这种认识,说明只有“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不可硬着心“真信心的果效, 而如此凭信心进入上帝的安息,是在安息日实现的。

试探上帝的祖辈因没有信心而未能进入上帝的安息,现代信徒还“留下有进入祂安息的应许。”过了多年,“就在戴维的书上,又限定一日:`今日'” 这就是在以色列占领迦南地多年之后,上帝再提别的日子——安息日——它是进入祂的安息的好时机。


: 按原文“上帝的子民”无前置词,而仅在“子民”字尾格变上表示其为与格,故可译为“为上帝的子民存留”,或译为“留给上帝的子民”,也可译为“留在上帝子民那里”,这全由译者断定。

 

 

 首页 | 培灵文摘 | 生命灵粮 | 圣经诠释 | 馀民书苑 | 讲道文集 | 喻道故事 | 蒙恩见证 | | 圣乐赞美 | 福音论坛 | E-mail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

沈阳市 · 北市教会

E-mail:Lnsda@tom.com
 

2003.3.10开通